<cite id="f1dfb"></cite>

        <pre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pre>
          <track id="f1dfb"></track>

            <pre id="f1dfb"><pre id="f1dfb"></pre></pre>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

                <track id="f1dfb"></track>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

                <track id="f1dfb"></track>

                <pre id="f1dfb"></pre>
                  <noframes id="f1dfb">

                      <track id="f1dfb"></track><track id="f1dfb"></track>

                      <pre id="f1dfb"><ruby id="f1dfb"></ruby></pre>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pre id="f1dfb"></pre>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
                        文章
                        • 文章
                        搜索
                        首頁 >> 證券行情 >> 氫能熱度不好蹭!長樂這家企業氫能項目停滯不前 5億元募投資金做理財
                        详细内容

                        氫能熱度不好蹭!長樂這家企業氫能項目停滯不前 5億元募投資金做理財

                          一心想要在氫能領域大展宏圖的雪人股份(002639SZ),還在尋找破局的機會。

                          1月29日,雪人股份發布業績預告稱,公司2023年盈利4000萬元-6000萬元,相比于2022年虧損約2.03億元,情況好轉了不少。這是雪人股份經歷了3年虧損后的難得的正盈利。

                          然而,雪人股份寄予厚望的氫能業務對業績的貢獻微乎其微,曾募集5.5億元資金投資的氫能項目也停滯不前,氫能業務盈利更是遙遙無期。那么,氫能究竟給雪人股份帶來了什么?

                          雪人股份董秘辦工作人員告訴《華夏時報》記者,目前氫能發展主要看政策扶持力度有多大,公司所在的福州相關政策還沒有落地,公司氫能還在研發階段。

                          股價跌至6元

                          2021年是新能源的爆發之年,光伏在蟄伏多年后異軍突起,硅料商賺的盆滿缽滿,海上風電掀起“搶裝潮”,新增裝機量前無古人、后無來者,新能源汽車帶火了鋰電全產業鏈,正極、負極、電解液廠商都遇上難得的好光景,跨界入鋰的不在少數,跨國購買鋰礦更是瘋狂。

                          趁著資本市場對新能源的熱忱,雪人股份也不失時機地募集資金,投向氫能。

                          2021年4月23日,雪人股份發布了非公開發行A股股票預案,擬募集資金6.7億元,其中4.5億元投向氫燃料電池系統生產基地建設項目,1億元投向氫能技術研發中心建設項目,1.2億元補充流動資金。當時雪人股份的凈資產也只有21.14億元,募集資金占凈資產的31.69%。

                          如此大手筆的募資是基于雪人股份對氫能發展的信心。雪人股份認為,電動化、智能化、網聯化、共享化是目前全球公認汽車產業發展方向。氫燃料電池汽車是新能源汽車的重要技術路線之一,以日本、韓國和歐盟為首的世界各國家和地區都制定了相關政策支持氫燃料電池產業的發展,以便抓住汽車產業變革所帶來的發展機遇。

                          此次新增股票發行價格為6.8元/股,雪人股份實際控制人林汝捷一個人就認購了近6000萬元。當時雪人股份股價約在9元上下。隨后兩個交易日雪人股份股票連續漲停,1個月內甚至沖破18元,股價翻番。但好景并不長,2022年2月以后雪人股份股價一路下跌,至今已經跌破定增時的發行價,截至2024年2月1日收盤落到6元/股。

                          值得一提的是,雪人股份當初并沒有為募投項目建設制定具體的時間規劃,僅表示氫燃料電池系統生產基地建設項目“建設期36個月,項目建成達產后,預計稅后投資內部收益率為22.99%,投資回收期(靜態,含3年建設期)6.68年”。

                          盈利難題待解

                          22.99%的稅后投資收益率固然誘人,但項目停滯不前、募投資金屢屢用來理財的現狀也頗為尷尬。

                          截至2023年6月底,雪人股份氫燃料電池系統生產基地建設項目投資進度僅4.43%,氫能技術研發中心建設項目投資進度14.22%。也就是說,兩年過去,這兩個項目才剛剛起步。

                          雪人股份董秘辦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氫能發展在中國地域差異比較大,一些比較發達的地區如京津冀、上海發展比較迅速,福州受到政策補貼的影響,目前發展比較緩慢,目前氫能主要靠政策補貼、扶持才能發展,主要看政府政策扶持力度有多大。福建這邊的政策補貼還沒有實際落地,未來可能會把渠道打通!

                          財經評論員張雪峰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盡管國家對氫能源發展提供了政策鼓勵和資金支持,但成本過高一直是制約氫能源發展的主要問題!

                          氫能產業鏈大致分為上游制氫、儲運氫,中游氫燃料電池系統,下游發電和新能源汽車應用,每一個環節都存在成本過高的難題,如電解水制氫需要考慮電來源和成本,氫能儲運能量密度低,氫燃料電池膜電極組件技術難度大,等等。

                          記者了解到,目前國內布局氫能的企業也很少盈利。億華通(688339SH)從2020年就開始虧損,最近發布的業績預告稱2023年虧損2.1億元到2.9億元;國鴻氫能(09663HK)2021年和2022年分別虧損2.15億元和2.73億元。美錦能源接受《華夏時報》記者采訪時稱公司氫能業務小幅盈利。

                          情況都不樂觀。

                          “兼職”氫能獲益良多

                          相比億華通、國鴻氫能,雪人股份并沒有全部押注氫能。雪人股份主營產品是制冰設備和壓縮機,主要是給食品、建筑、工程設備、礦井等降溫,2015年進軍氫能領域。

                          無論制冷還是氫能業務,都和雪人股份董事長、總經理林汝捷早年在日本的求學和工作經歷有關。林汝捷22歲便在日本東京求學,曾經在日本三菱重工冷凍技術學院學習,26歲起在日本高木產業(株式會社)就職,從事制冷技術工作,回國后在福州一家日企工作。32歲創辦雪人股份,當時名為長樂雪人制冷設備有限公司。

                          與日本企業的合作也是雪人股份發展氫能業務的重要方向之一。2023年,雪人股份與日本氫動力公司簽署合同開發金屬極板燃料電池電堆,據稱目前已完成電堆金屬雙極板技術文件的交付。

                          上述雪人股份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公司在氫能源方面的業務占比還不算太大,沒有大規模量產,只是小批量供應給我們的客戶不過預計2024年會加快業務進展,目前還在研發階段。

                          對于雪人股份來說,“兼職”做氫能是一筆劃算的買賣。其氫能概念已經“名聲在外”,在A股氫能板塊拉升時,雪人股份總能所有收獲,走出獨立行情。

                          2020年雪人股份虧損1.81億元,貨幣資金(截至2020年年末為3.06億元)吃緊,負債(截至2020年年末總負債18.04億元,負債率45.58%)高企,其中短期借款便高達9億元。借氫能項目的募資,雪人股份很快扭轉了局面,2021年年底負債率降到38.65%,貨幣資金增加到6.87億元,另外還拿出一部分募集資金用于理財,獲得投資收益。

                          但雪人股份貨幣資金難以覆蓋短期借款的局面還是沒有改變,截至2023年9月底,雪人股份貨幣資金加上交易性金融資產共約4.35億元,但其短期借款為7.86億元。

                          記者梳理發現,雪人股份應收賬款長期保持在較高水平,由于資金占用,對其現金流造成較大壓力,并且應收賬款計提壞賬準備也在一定程度上侵蝕了凈利潤。2022年年底和2023年9月底,雪人股份應收賬款分別為8.22億元和7.81億元,占總資產的比例分別為18.18%和17.18%。

                          雪人股份曾表示,公司主要收入來源之壓縮機業務但尚處于發展階段,總體應收賬款周轉率偏低,同時,公司另一大收入來源之油氣服務行業的客戶集中度高,行業普遍回款周期較長。


                        文章來源:華夏時報



                        《太陽能》 雜志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1-2011 京ICP備10214260號-2京公海網安備110108001472號


                        技术支持: 酷站科技 | 管理登录
                        seo seo
                        自拍日韩亚洲欧美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