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f1dfb"></cite>

        <pre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pre>
          <track id="f1dfb"></track>

            <pre id="f1dfb"><pre id="f1dfb"></pre></pre>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

                <track id="f1dfb"></track>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

                <track id="f1dfb"></track>

                <pre id="f1dfb"></pre>
                  <noframes id="f1dfb">

                      <track id="f1dfb"></track><track id="f1dfb"></track>

                      <pre id="f1dfb"><ruby id="f1dfb"></ruby></pre>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pre id="f1dfb"></pre>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
                        文章
                        • 文章
                        搜索
                        首頁 >> 證券行情 >> 新春走基層丨“我在海上修風車”——走近山東半島海上風電基地里的年輕人
                        详细内容

                        新春走基層丨“我在海上修風車”——走近山東半島海上風電基地里的年輕人

                          趕著春節前最后一次風小的窗口期,吳鵬和同事王川又一次奔向“大風車”聚集的黃海海域。

                          “大風車”,即海上風力發電機組!笆奈濉逼陂g,山東半島是我國重點建設的五大海上風電基地之一,成百上千的“大風車”在半島周邊的黃海、渤海組成幾何矩陣,迎風旋轉風輪,構成我國新能源建設的一道嶄新景觀。

                          同為28歲的吳鵬和王川,一個來自吉林長春,一個來自山東青島,都是國家電投集團山東海洋能源發展有限公司乳山場站的值班員。趁窗口期出海巡檢“大風車”,是兩人在場站值班外的最重要任務。

                          海風驅動風機運轉,但它“喜怒無!,時常激起波濤,阻攔人員、船只出海。因此,風小的日子就成了海上風電巡檢、維護的窗口期。

                          從場站所處的山東省乳山市出發,乘船兩個多小時,進入離岸20余公里的山東半島南U1場址海上風電項目。迎著落日,船?吭陧椖康摹靶呐K”——海上升壓站。這是一座穩立海上的鋼鐵建筑,項目一期53臺風機發出的電能全部在此匯集、升壓,再通過地下電纜送入陸上的千家萬戶。

                          登上海上升壓站,巡檢開始。這里面積大、先進設備多,巡檢一直持續到晚上十點!岸旌oL大、窗口期少,這次離我們上次來有一周多了,也是我們春節前最后一次巡檢,所以想一口氣完成,這樣心里踏實!眳蛆i說。

                          夜幕籠罩,海天一色,只有“大風車”們閃爍著整齊的紅色信號燈,點綴長夜。升壓站是夜宿之地,年輕人們簡單吃口泡面,原因并非條件艱苦。恰恰相反,休息室配套齊全,有海水淡化的直飲水、能處理污水的衛生間、無線網絡、手機信號、廚房、宿舍、空調。

                          “我們只是偶爾來住一下,吃泡面就是節省時間!蓖醮ㄕf。因為技術先進,海上風電場全部實現“無人值守”,陸上的場站通過遠程監控、設備狀態監測,能實時掌控運行情況,人工巡查是為了多加一道保險。

                          熱面下肚,健談的吳鵬講起自己的經歷。最近四年,他參與山東半島三個大型海上風電項目建設。他指著廚房和宿舍的“海景窗”說,2021年他參與第一個項目,當時的海上升壓站休息室沒有窗戶,人在其中很難知道外面是白天還是黑夜。但技術、設計快速迭代升級,項目一年一個樣,“數這次幸福指數最高”。

                          近年來,我國海上風電快速發展,成為海上風電累計裝機規模最大的國家,驅動全球海上風電產業發展。這次同行的項目監理孟奧杰,同為28歲,來自河南的他已在全國6個沿海城市監理過海上風電項目。孟奧杰說,相比傳統能源行業,海上風電行業技術進步快,且新項目不斷,聚集了五湖四海的年輕人。

                          一同出海的項目總包方員工薛龍,生于1985年,是幾人中的老大哥。在火電行業工作多年的他,因為看好新能源產業前景,2022年從陸地來到海上,開啟人生新征程!拔蚁虢佑|一下新鮮事物,學到新技術!彼f。

                          這一蓬勃發展的新能源產業,不僅為年輕人創造大量就業,也讓他們在鍛煉中成長!昂I鲜┕るy度大,克服重重困難,項目一期去年11月并網發電時,成就感一下就涌上心頭!眳蛆i說,自己專門給家人打電話報了喜訊。

                          旭日東升。出海巡檢時,多艘大船?吭诓煌L機旁。吳鵬告訴記者,那是國內多個風機廠商派出的專業維修隊伍,“風機在質保期內,由廠商保修,F在有將近100名工人正在維修保養風機,都是20歲出頭的年輕人!

                          海上風電是風能產業的科技制高點,其維修是一門高技術含量工作。專程從福建趕來支援的廠商工程師何金亮,不日將啟程返回家鄉!皺z修都差不多了,忙完這次窗口期,大家都可以回去過個好年了!彼f。

                         

                        文章來源:新華社



                        《太陽能》 雜志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1-2011 京ICP備10214260號-2京公海網安備110108001472號


                        技术支持: 酷站科技 | 管理登录
                        seo seo
                        自拍日韩亚洲欧美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