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f1dfb"></cite>

        <pre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pre>
          <track id="f1dfb"></track>

            <pre id="f1dfb"><pre id="f1dfb"></pre></pre>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

                <track id="f1dfb"></track>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

                <track id="f1dfb"></track>

                <pre id="f1dfb"></pre>
                  <noframes id="f1dfb">

                      <track id="f1dfb"></track><track id="f1dfb"></track>

                      <pre id="f1dfb"><ruby id="f1dfb"></ruby></pre>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pre id="f1dfb"></pre>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
                        文章
                        • 文章
                        搜索
                        首頁 >> 證券行情 >> 光伏行業出現“堰塞湖” 如何破除?
                        详细内容

                        光伏行業出現“堰塞湖” 如何破除?

                        “光伏產品的成本已經足夠低了,再降就沒錢賺了。實際上,再降也未必能給整個電力系統帶來更多的回報!

                          12月15日,在2023光伏行業年度大會上,鮮少露面出席活動的“中國光伏教父” 、現為上邁新能源董事長的施正榮在圓桌對話中表示。

                          今年以來,光伏產業鏈價格連續走低,組件的招投標價格甚至低于1元/W,企業盈利水平大幅下滑。加之在二級市場的遇冷,不少人認為,光伏行業的“寒冬”來了。

                          施正榮稱,過去20多年,光伏產業發展如此之快,對于光伏產品,中國無論是從轉換效率、成本,還是產能、供應鏈都已做到極致。

                          “光伏行業未來的發展,瓶頸不在光伏產品制造,而在于整個電力系統中發、輸、配、送的后幾項,目前還不能完全適應光伏風能等間歇性能源大量、大比例上網的狀況!笔┱龢s表示。

                          今年下半年以來,業內也頻頻提及未來電網對于新能源發展可能出現的制約作用。

                          多地分布式光伏項目已出現叫停情況。例如,今年7月,遼寧營口市曾發布的《關于分布式光伏項目備案有關工作的通知》指出,營口地區分布式電源可新增容量為981.97 MW。2022年1月-2023年5月,營口地區已備案未并網光伏容量已達1527.06 MW,遠超營口地區分布式電源可接入承載能力。

                          8月23日,湖北省發布的《關于加強分布式光伏發電項目全過程管理的通知(征求意見稿)》指出,由于配電網的“接網消納能力”不足,在低壓配網接網預警等級為紅色的縣(市、區),暫停分布式光伏發電項目備案。

                          類似狀況頻發,因此業內有聲音認為,明年光伏新增裝機將很難達到前兩年的高增速。

                          隆基綠能(601012.SH)董事長鐘寶申在會上表示,目前中國光伏的發展,還是在原有的電力體系里進行添加,依靠過去能源體系對光伏的適應性來去做安裝和開發。隨著光伏裝機大增、占比提升后,過去的調度模式、方案在正常安全運行方面面臨很大壓力。

                          “能源轉型不是一蹴而就的,是一個體系的變化。未來需要對該體系做一些創新、適應,最終使全球的能源體系有所改變!辩妼毶瓯硎,這不僅需要光伏企業,包括電網的規劃設計、體制機制設計、其他技術專業等眾多參與者都需要協同推進此項工作。

                          陽光電源(300274.SZ)副董事長顧亦磊也指出電網消納的困境。他指出,光伏消納還需要儲能配合,但目前儲能的利用率非常低,很多機制沒有打通,且規則制定沒有非常合理。

                          從近三年的累計風光新增裝機數據看,2021-2022年全年新增裝機分別為103 GW和125 GW,2023年僅前10個月的新增風光裝機已接近180 GW。如此大規模的風光新裝機將對電網的消納形成較大挑戰,系統靈活性資源的稀缺性將愈發凸顯。

                          “這種情況下,一方面需要頂層設計,讓電力系統能夠快速推進智能電網的發展。另一方面,光伏產業需要創新,不僅僅是光伏產品的創新,而是要深入思考,從電力系統角度出發能做些什么!笔┱龢s表示。

                          他更推崇分布式能源的發展,認為分布式能夠在較小區域內布局發電、儲能等,靠較小的資源和力量解決應用場景中的大問題。

                          “通過開拓更多的應用場景,加快分布式的就地消納,也許會在近期內給光伏產品的產能出清做一些貢獻!笔┱龢s表示。

                          阿特斯(688472.SH)總裁莊巖也在會上提出,新能源消納問題主要是協作和政策方面的問題,其中很重要的是關于碳排放收費政策的引入。從規;l展看,需要在擴大光伏應用場景上要發力,否則行業發展會很快出現瓶頸。

                          正泰新能董事長陸川認為,政府層面是否能夠給出確定性的規劃及信息及時披露,也是新能源消納面臨的問題。由于消納容量信息的不透明和規劃不確定,導致很多時候項目開展到一定程度后變成了“堰塞湖”。

                          陸川建議,可以為國內光伏項目增加追蹤器、在碳足跡和綠電使用上與國際接軌,盡快彌補清潔能源供應過剩帶來電價下降的損失等。

                          天合光能(688599.SH)董事長高紀凡則在會上強調了儲能的作用。他認為,儲能可以破解電網消納壓力和突破光伏裝機瓶頸,構建光儲協同的新能源裝機模式可以打開市場天花板,光儲融合將成為下一階段發展新能源、實現碳中和的關鍵。

                        文章來源:界面新聞



                        《太陽能》 雜志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1-2011 京ICP備10214260號-2京公海網安備110108001472號


                        技术支持: 酷站科技 | 管理登录
                        seo seo
                        自拍日韩亚洲欧美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