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f1dfb"></cite>

        <pre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pre>
          <track id="f1dfb"></track>

            <pre id="f1dfb"><pre id="f1dfb"></pre></pre>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

                <track id="f1dfb"></track>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

                <track id="f1dfb"></track>

                <pre id="f1dfb"></pre>
                  <noframes id="f1dfb">

                      <track id="f1dfb"></track><track id="f1dfb"></track>

                      <pre id="f1dfb"><ruby id="f1dfb"></ruby></pre>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pre id="f1dfb"></pre>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
                        文章
                        • 文章
                        搜索
                        首頁 >> 證券行情 >> 戶用光伏“待解題”:農戶、光伏企業如何厘清角色?
                        详细内容

                        戶用光伏“待解題”:農戶、光伏企業如何厘清角色?

                         戶用光伏“遍地開花”,農戶、企業參與其中,產生廣泛社會和經濟效益之余,也滋生出一系列待解問題。

                          例如,在分布式光伏備案方面,盡管各地正加強監管——有部分省份明確,企業租用農戶屋頂的光伏項目,按照工商業管理,采用“分散建設、匯集接入”方式建設——但藍鯨記者實地調研發現,企業用農戶個人名義進行備案的現象仍時有出現。

                          合作性質,還是租賃性質?

                          在安徽,有當地人士聯系到藍鯨記者,表示今年10月有光伏企業找到其親戚,提出用屋頂建光伏,并提供相關戶用光伏電站運營合同簽約。合同中的企業方為合肥陽立新能源科技公司。天眼查股權穿透顯示,該公司目前由華能花涼亭水電有限公司全資持股,而后者是上市公司華能國際(600011.SH)的全資子公司。

                          合同中約定:“農戶使用自有屋頂資源,同意光伏公司在農戶自有屋頂建設戶用光伏電站。農戶提供滿足電站建設的屋頂資源,光伏公司進行電站建設,通過全額上網的方式并網,該電站發電獲取的售電等收益作為農戶和光伏公司的收益以及維持電站的運轉所需等費用。農戶收益按照組件塊數、階段單價進行計算,階段單價為第1到25年10元/塊/年,乘以組件數量計算得出(階段單價已包含農戶享有部分的發電收益、農戶對電站資產的保管收益、國家補貼收益等農戶享有的全部收益)”。

                          合同還約定:“(1)如電站無發電收益,則甲乙雙方(農戶和光伏公司)均不享受本合同約定的收益;(2)如因第三方原因或不可抗力因素導致發電收益減少且不足以支付合同約定的甲方收益的,甲方可享受的收益以電站實際發電收益為準;(3)如因甲方或乙方原因導致電站收益減少的,則由責任方承擔減少部分的收益損失。鑒于第二條約定的農戶收益中已包含產品保管收益,農戶應做好電站的保管及安全防護工作,確保產品安全并避免損失。如發生產品被盜、人為損壞或滅失情形的,農戶應按照產品折舊價格先行向光伏公司予以賠償;農戶向光伏公司賠償完畢后,可向相關責任方追償!

                          10元/塊/年的組件收益價格,是農戶可以享受到的“封頂”收益,不隨發電收益的增加而增加,卻可能因為電站無發電收益、發電收益減少而減少。

                          對于這樣一份合同的性質,有律師對藍鯨記者表示,該合同是合作合同,農戶享受了發電收益,只是企業基于成本收益考量,將農戶部分的收益換算成了一個固定的10元/塊/年的價格,合作開發模式雙方收益共享那風險也需要共擔,非常合理。

                          但北京盈科律師事務所劉洪章律師認為,“狹義的合作在民法典中稱作合伙合同,它和租賃合同最大的區別就是共擔風險共享收益。合同中的光伏公司制定了‘霸王條款’,給農戶很低的收益(10元/塊/年),卻要承擔電站被盜、毀損、發電收益下降等可能造成損失的責任,明顯權責利不一致。像這種一方收取固定租金(收益)的合同,”我認為就是名為合伙實為租賃。

                          記者采訪當地農戶了解到,屋頂租金根據安裝面積、安裝耗材等有所變化,但通常每塊組件每年收益在10元到30元之間。斜頂由于組件接近瓦片,支架用量少,租金收益相對較多。平頂一般采用加裝陽光房設計,支架距地面2米以上,初始投資成本更高,租金收益就較低。

                        image

                         。ê戏十數匾惶幬蓓攽粲霉夥,財聯社記者攝)

                          農戶備案,還是企業備案?

                          除了企業與農戶的關系是合作還是租賃外,這份合同的另一個關注點在于:備案主體是誰。

                          合同約定:該電站建設于農戶的屋頂,以農戶名義備案建設,光伏公司協助農戶完成備案、接入及并網等手續,并以農戶開設的銀行卡作為結算收益卡,未經光伏公司同意,農戶不得私下在電網公司更改電費結算賬戶,不得將該賬戶掛失或進行任何其他操作,以確保農戶的收益,如未經光伏公司同意私自進行賬戶更換導致無法獲取收益的,后果由農戶自行承擔。

                          8月26日,安徽省能源局發布《關于進一步推進分布式光伏規范有序發展的通知》,要求自然人全款購模式戶用光伏項目由電網企業代自然人向當地能源主管部門申請備案;其他分布式光伏項目由屋頂產權所有人自主選擇投資開發企業后,由投資開發企業申請備案。

                          劉洪章律師認為,備案是一個行政行為,備案的主體并不一定要承擔民事責任。但根據安徽省這個最新要求,上述合同中寫著以農戶名義備案,如果后續光伏企業以用戶(自然人)備案就違反了安徽省最新規定,是虛假備案,因為這個合同中農戶不是全款購模式!氨热珉娬景l生火災事故,責任認定要看電站所有權人是誰,在有其他證據的情況下,不能只憑備案人認定責任,但如果沒有其他證據(證明所有權),可以以備案主體認定。舉例,商品房竣工后需要建委的質檢站驗收備案,如果樓上花盆砸到路人,只是戶主負責,和備案人無關”。

                          丁文磊認為,部分省區要求租用農戶屋頂必須按照工商業光伏項目備案,以這種方法阻止戶用光伏無序安裝,為下一步戶用光伏入市做好準備和鋪墊。如果該地區已經出臺了相關管理辦法,那租用農戶屋頂投資開發的模式,就不應該以農戶名義備案。

                        image

                         。☉粲霉夥涗N商展示組件產品,財聯社記者攝)

                          金辰股份常務副總裁祁海珅認為,如果戶用光伏納入工商業備案管理,勢必會增加它的復雜性,對于光伏企業來說,戶用光伏(備案)指標、電網(并網)指標、電壓器容量等資源都會轉化成生產力,可能會增加企業成本。但隨著戶用光伏電站建設越來越多,對電網、調峰調頻以及電力消納甚至是發電的數據化、智能化、儲能配置等都提出更高的要求,加強對戶用光伏備案的管理,規范備案流程,從長遠來看對行業發展也是有利的。

                          摸著石頭,亟待規范

                          近年來,我國分布式光伏裝機規模飛速增長。根據國家能源局公布的數據,截至今年9月底,我國光伏新增裝機是128.94GW,其中分布式光伏新增裝機為67.13GW。

                          自去年來,河北、河南、山東、浙江、江蘇、安徽、江西等十多個省份20多個地市下發了分布式或戶用光伏方面的管理政策,大多地區都明確提出企業租用農戶屋頂開展的戶用光伏項目,以企業名義備案,納入工商業分布式管理的要求。

                          西南石油大學光伏產業技術研究院教授俞健認為,個人去備案后續過程中產生糾紛,很容易出現矛盾,特別是萬一過幾年發電量不達預期的時候。只能政府層面去要求企業統一開發,統一備案,整體便于管理,但過程中需要政府提出政策來支撐,提升企業和農戶的積極性,從政策層面優化,比如政策告訴企業過程中不會增加企業過多負擔,或者引入保險政策防范可能的損失,不然不同項目的個體性差異會非常明顯。

                        image

                         。ê戏室惶帯皵R淺”的戶用光伏屋頂,財聯社記者攝)

                          有業內分析人士透露,工商業的電,以及地面電站的電是要參與調峰的,就是在發電高峰期,用電低峰期,發出來的電是“垃圾電”,不值錢。山東工商業光伏之前還出現過負電價,投電站不但不賺錢最后還倒貼。與其投資后發的電不值錢甚至被廢棄,不如早點從備案源頭加強管控。

                          山東航禹能源有限公司執行董事丁文磊認為,目前分布式光伏發展瓶頸在于當地電網的容量和消納,如果電網的承受力、送出能力、儲能配置等跟不上裝機容量,當地就只能通過深谷電價等被動方式調節,甚至可能出現棄光棄風、負電價現象!芭c其讓投資商無利可圖,不如關口前移在備案階段就嚴加把控”。

                          丁文磊認為,部分省區已經要求租用農戶屋頂必須按照工商業光伏項目備案,以這種方法阻止戶用光伏無序安裝,為下一步戶用光伏入市做好準備和鋪墊。如果該地區已經出臺了相關管理辦法,那租用農戶屋頂投資開發的模式,就不應該以農戶名義備案。

                          藍鯨記者注意到,從審核方面看,戶用光伏項目在備案過程中,審核流程有所不同,自然人個人備案流程相對簡易更容易通過,而企業備案流程更為復雜,需要提供的資料也更多,備案更難。

                          從成本上看,光伏企業以項目公司的名義進行備案意味著公司負有納稅責任。相比之下,以農戶身份備案的光伏項目只有一個點的稅率,而以項目公司備案的光伏項目則可達到13個點的稅率。以農戶備案的納稅額相對較低,無法充分實現地方政府的財政收入目標。而以項目公司備案后,每年的納稅額可大幅增加。并且因為各地電網逐漸出現超負荷運作等問題,電網容量越來越小,為了安全考慮,監管陸續會強制要求光伏企業對電站項目進行配儲,這也無形中增加了企業成本。

                          從管理角度來看,一般光伏企業都是整縣推進戶用光伏項目,企業租用農戶屋頂進行戶用光伏開發,由企業以當地注冊項目公司為主體去統一進行戶用光伏備案,更加方便有關監管部門去集中式統籌監管。一旦項目出現問題,光伏企業與地方監管部門能有效溝通,更好地解決問題,確保光伏項目更加安全、穩定的發展,防止資源浪費、環境污染、安全等問題。而農戶個人往往很難去應對這些問題。

                          正因此,監管部門對于“摸著石頭過河”的戶用光伏,做出更嚴格的規范,迫在眉睫也任重道遠。

                          主力資金加倉名單實時更新,APP內免費看>>

                        文章來源:財聯社



                        《太陽能》 雜志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1-2011 京ICP備10214260號-2京公海網安備110108001472號


                        技术支持: 酷站科技 | 管理登录
                        seo seo
                        自拍日韩亚洲欧美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