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f1dfb"></cite>

        <pre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pre>
          <track id="f1dfb"></track>

            <pre id="f1dfb"><pre id="f1dfb"></pre></pre>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

                <track id="f1dfb"></track>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

                <track id="f1dfb"></track>

                <pre id="f1dfb"></pre>
                  <noframes id="f1dfb">

                      <track id="f1dfb"></track><track id="f1dfb"></track>

                      <pre id="f1dfb"><ruby id="f1dfb"></ruby></pre>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pre id="f1dfb"></pre>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
                        文章
                        • 文章
                        搜索
                        首頁 >> 證券行情 >> 辯證看待光伏行業產能過剩
                        详细内容

                        辯證看待光伏行業產能過剩

                        面對持續發酵的光伏產能問題,工業和信息化部近日表示,當前中國光伏行業確實存在一定階段性和結構性過剩風險,但總體屬于行業發展正常范圍。對于我國光伏產業遇到的暫時性困難,要在正確認識產能問題的基礎上,共同鞏固來之不易的全球競爭優勢。

                          從歷史經驗和供需兩端情況看,目前我國光伏產業并未出現嚴重產能過剩。據中國光伏行業協會統計,歷年來光伏行業產能利用率普遍處于50%至60%水平,產能超過需求一倍屬于正,F象。今年年底光伏設備各環節產能預計達到1000吉瓦,對應全球市場400吉瓦的需求,略超正常范圍。

                          如何看待此輪產能過剩?我們既不能過度妖魔化光伏產能過剩,也不能忽視供需失衡帶來的風險。首先,階段性產能過剩是一個共性問題。受內外部因素影響,鋼鐵、汽車等很多行業都會呈現周期性波動。光伏行業總體屬于泛半導體領域,具有周期性發展特征。我國光伏行業發展至今,經歷過“三落四起”,階段性震蕩是行業正常屬性。

                          其次,適當的供大于求有利于優勝劣汰。只有過剩才能形成競爭,過去20年間,我國光伏產業潮起潮落,歷經了幾輪洗牌,清掃過一批破產企業,也培育了多個明星企業,正是通過一輪輪“淘汰賽”,整個行業的發展才更加健康,逐步建立起全球競爭優勢。

                          再次,要匹配市場成長性作動態觀察。光伏產業科技屬性強,且產業鏈條長、技術迭代快,各環節建設周期不盡相同,在一定階段可能出現結構性過,F象。從產能結構看,光伏行業處于技術迭代加速期,近兩年上馬的項目多為效率更高的先進產能。同時,與此前數次光伏行業下行周期需求低迷不同,在全球能源轉型大趨勢下,當前光伏市場成長性和確定性前所未有。只要不出現黑天鵝事件,很難給行業帶來破壞性影響。

                          當然,供需錯配的潛在風險同樣值得重視。隨著價格競爭加劇,光伏組件價格跌破企業現金成本,已出現企業為降低成本影響產品質量的現象;下游電站投資企業則擔心,低價能否持續保障供貨和組件質量,是否會帶來不可預知的風險。更重要的是,長期低價競爭將對行業正常運行造成影響,損害光伏行業的創新基因,進而減弱我國光伏產業全球競爭力。

                          經過多年發展,我國光伏產業技術水平不斷升級,產業制造和裝機規模持續擴大,度電成本快速降低,產業綜合實力達到國際先進水平,并且在產業鏈所有環節都牢牢占據全球主導地位。進入產業新發展階段,必須站在參與國際競爭優勢的戰略高度,治理行業供需錯配問題,慎重出臺有收縮效應的產業政策。

                          對政府部門而言,要聚焦光伏行業高質量發展,合理把握產業周期,加強頂層設計和政策供給,在產能、環保、研發等方面進一步提高準入門檻,支持企業技術創新,引導產業合理規劃布局,穩步推進產業技術迭代和轉型升級。目前光伏新增裝機規模離實現碳中和目標還有差距,在政策方面不能僅想著限制產能,也要推動需求進一步擴大,著力穩定行業良好預期,避免產業大起大落。

                          對光伏企業來說,一定程度的市場過剩更能檢驗核心競爭力。光伏產業演進過程中,變的是供求關系,不變的是創新。從P型電池到TOPCon、HJT等N型電池,再到鈣鈦礦薄膜電池,光伏技術日新月異,轉換效率不斷提升。隨著技術進步,光伏產業的門檻也水漲船高。以N型電池為例,目前生產良率高的多為有積累的企業,新進入企業良率、生產成本尚有差距,龍頭企業競爭優勢明顯。光伏企業要始終站在創新前沿,持續開展新型高效低成本光伏電池技術研究和應用,確保技術領先優勢,提升規;慨a能力,同時穩健經營,方能立于不敗之地。


                        文章來源:經濟日報



                        《太陽能》 雜志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1-2011 京ICP備10214260號-2京公海網安備110108001472號


                        技术支持: 酷站科技 | 管理登录
                        seo seo
                        自拍日韩亚洲欧美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