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f1dfb"></cite>

        <pre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pre>
          <track id="f1dfb"></track>

            <pre id="f1dfb"><pre id="f1dfb"></pre></pre>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

                <track id="f1dfb"></track>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

                <track id="f1dfb"></track>

                <pre id="f1dfb"></pre>
                  <noframes id="f1dfb">

                      <track id="f1dfb"></track><track id="f1dfb"></track>

                      <pre id="f1dfb"><ruby id="f1dfb"></ruby></pre>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pre id="f1dfb"></pre>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
                        文章
                        • 文章
                        搜索
                        首頁 >> 證券行情 >> 市場極限壓縮 中小型風機危境求生
                        详细内容

                        市場極限壓縮 中小型風機危境求生

                         21世紀經濟報道見習記者韓逸飛北京報道

                          10月16日,歷時4天的2023北京國際風能大會暨展覽會(CWP2023)拉開帷幕。在“雙碳”目標有序推進,以新能源為主體的新型電力系統穩步構建的背景下,作為能源清潔化轉型的主力軍,風電進入前所未有的歷史機遇期。不過隨著風機越建越大,中小型風機的市場生存空間卻遭到了擠壓。

                          會上,有專家提出,作為鄉村振興重點支撐領域,“千村萬鄉馭風行動”的加速落地,一方面將促進農村經濟與風電發展的深度融合,另一方面或將開啟中小型風機新的生機。

                          “也就50家企業在堅持了”

                          中小型風機包括微型風機(1千瓦以下)、小型風機(1千瓦—50千瓦)和中型風機(50千瓦—300千瓦)三種,其從上世紀七十年代開始起步,并得到了相應發展。作為電網的有力補充,目前,中小型風電機組在我國許多地方還存在發展空間,但近十年來,我國中小型風電市場卻呈現極度萎縮態勢。

                          “2007年的中小型風機論壇有500人,現在也就70人左右了!鼻鄭u安華新元風能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魯中間在中小型風能設備行業發展交流會上袒露心聲,“目前我國具備設計、生產、銷售和服務一體化的企業在50家以內。這幾年很多中小風機行業的企業已經轉型,行業的生產規模在萎縮,這是我們從事風力發電設備的企業現狀!

                          魯中間進一步表示,“現在的市場需求已經發生了變化,從前期的設備采購向系統采購、多能源互補的智能系統提供上轉變。目前我國具備中小型風機的自主研發制造能力,同時具備與風機配套的控制逆變系統自主研制的企業數量少之又少。同時,由于整個行業的不景氣,我國現在中小型風力發電系統的性價比很差!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專家表示,現在中小型風機發展不景氣,有一部分原因是受大風機的影響,導致小風電應用場景有限,只能用于消費,應用后不能夠盈利或投入生產。此外,小風電技術有瓶頸,高技術應用以后成本加大,成本高賣不出去!白畲蟮脑蜻是受到光伏的擠壓,其應用范圍太廣了!

                          兩大攔路虎

                          上海致遠綠色能源股份有限公司銷售部部長黃賢旭直接提出,小風電為什么做不起來,主要是有兩大攔路虎,造成目前的事業青黃不接。第一個是審批流程。他表示,“如果認為中小型風機是風電,那就需要按照大風電標準來,但大風電有足夠的資金支撐其高額的審批成本,對于中小型風機來說,花大量的時間和成本做審批,不值得;此外,相當多的業主和客戶,本身經濟條件不好,再加上做審批,花那么多的時間和成本,根本不劃算!

                          第二個是經濟性,黃賢旭認為,中小型風機制造成本高,主要還是產業鏈沒有實現規;!白钣绊懡洕缘氖秋L速,F在提出最適合中小風機的地方就是工業園區、鄉村,但這些地方往往風量不夠導致發電量低,經濟性很低!

                          國家電投風電產業創新中心運營優化研究所副所長鄧屹指出,現階段中小型風電項目經濟性難以滿足投資收益率,同時還缺乏對風資源的精準評估的數據和工具。他認為,中小型風機所在地安裝高度較難獲得長期測風數握,且缺乏項目精準評估所需的工具。

                          他直言,當前行業研發投入受制于產業規模和收益等原因嚴重不足,導致其在翼型設計、智能化控制并網、外觀造型、一體化設計降本等方面仍然缺少專業研發力量。最重要的是,部分區域缺乏明確的項目實施細則,各地審核部門對于分散式風電政策的理解存在不同強度的偏差,在占用配額、接入審批、余電上網等方面仍存在審批推進困難的情況。

                          尋找發展路徑

                          在當前背景下,討論中小型風電的需求模式,要從離網、儲能、并網發電,從被動極端環境下的應用,延伸至積極探索新政策、新形勢下中小型風電的市場需求,技術的進步與成本的降低,應用市場成熟度的拓展,以及中小型風電自主產業鏈供應鏈的完善等角度。

                          鄧屹認為,發展的總體原則是需要緊盯政策落地,“先找網,后找風”、項目測算也宜保守、選擇成熟的低風速款的機型、采取分散接入但集中管理的方式,明確項目的需求。此外,還可以跟其他結合,形成風電+,如基站、沙戈荒、農業養殖等。

                          黃賢旭表示,如果有明確的政策和審批流程,中小型風機的事業才能擺脫灰色地帶。這對于中小型風機市場的作用是巨大的!案匾囊稽c是中小風電的特點,它其實就是微風發電,不可能高風速!

                          魯中間表示,未來,中小型風力發電設備有幾個發展方向:一是從單獨的設備供應向多能源供給轉變,中小型風力發電單純做設備,獨立承擔市場的角色要發生轉變。二是性價比提升將成為常態,性價比要超過光伏,才能產生爆發式的增長。三是無論國內外,對中小型風電的第三方測試和認證會成為后期的中小型風力發電門檻,這也是為了規范中小型風力發電行業實現健康穩定發展的前提。

                          在中小型風機場景應用方面,他表示,國內基本上是通訊、基站、海島、新能源、油田、工商業、牧民、邊防。海外市場是并網,例如東南亞獨立的微網和局域網的并網,建立儲能實現供電實現大批量應用。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太陽能》 雜志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1-2011 京ICP備10214260號-2京公海網安備110108001472號


                        技术支持: 酷站科技 | 管理登录
                        seo seo
                        自拍日韩亚洲欧美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