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f1dfb"></cite>

        <pre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pre>
          <track id="f1dfb"></track>

            <pre id="f1dfb"><pre id="f1dfb"></pre></pre>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

                <track id="f1dfb"></track>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

                <track id="f1dfb"></track>

                <pre id="f1dfb"></pre>
                  <noframes id="f1dfb">

                      <track id="f1dfb"></track><track id="f1dfb"></track>

                      <pre id="f1dfb"><ruby id="f1dfb"></ruby></pre>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pre id="f1dfb"></pre>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
                        文章
                        • 文章
                        搜索
                        首頁 >> 證券行情 >> 百吉瓦海上光伏盛宴:蛋糕美味 還在烘焙
                        详细内容

                        百吉瓦海上光伏盛宴:蛋糕美味 還在烘焙

                        與風電裝機的增量由內陸向近海遷移的路徑相似,近些年來,海上光伏的話題此起彼伏。

                          在落幕不久的光伏行業年中會議上,“海上光伏”一詞亦有所提及。

                          國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新能源處處長邢翼騰表示,“我們在山東、浙江等省份先行先試基礎上,今年正式啟動了海上光伏!

                          中國光伏行業協會名譽理事長王勃華則做出展望,“大型項目基地將成為集中式項目增長的重要支撐,海上光伏將迎來規;l展!

                          光伏“入!,已在行進。

                          近年來,隨著裝機規模的不斷擴大以及用電需求的激增,高昂的土地成本、過度過量開發帶來的環境壓力以及生態紅線問題引發行業深思,陸上可再生能源利用空間的日益逼仄促使業內萌生了“向大海要發展空間”的想法。

                          但值得注意的是,現階段海上光伏尚未形成風口。有業內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海上光伏當前還面臨著政策配套、技術攻克、成本高企、環境友好等多種問題。

                          海上蘊藏百吉瓦光伏增量

                          2023年7月19日,江蘇省發改委印發《沿海地區新型儲能項目發展實施方案(2023-2027年)》。該方案的總體目標明確,到2025年,確保沿海地區新增500萬千瓦海上風電和500萬千瓦海上光伏并網消納;到2027年,確保沿海地區海上風電和海上光伏兩個千萬千瓦級基地并網消納。

                          江蘇省是地方試水海上光伏的積極推動者。

                          2022年7月,該省在印發的《江蘇省“十四五”可再生能源發展專項規劃》中提出,穩步有序開展海上光伏建設,有效提高海域資源利用效益。此后,在該文件的基礎上,今年5月,江蘇省印發《江蘇省海上光伏開發建設實施方案(2023-2027年)》,要求推動海上光伏規;l展、立體式開發,全力打造沿海地區千萬千瓦級海上光伏基地。

                          上述三份文件,成為江蘇省探索海上光伏發展的政策托底。而臨近的山東省,動作同樣迅速。

                          更早前的2021年12月,山東省海洋局發布了《關于推進光伏發電海域使用立體確權的指導意見(征求意見稿)》,鼓勵各市因地制宜探索利用已確權的養殖用海、鹽田用海區域,科學布局光伏發電項目。去年7月,山東省提出了《山東省海上光伏建設工程行動方案》,其中提到“十四五”期間共規劃海上光伏容量4260萬千瓦,其中漂浮式光伏容量接近3000萬千瓦。

                          需提及的是,補貼政策亦在去年4月份先行發布——《山東省2022年“穩中求進”高質量發展政策清單(第二批)》明確提出,對2022-2025年建成并網的“十四五”漂浮式海上光伏項目,分別按照每千瓦1000元、800元、600元、400元的標準給予財政補貼,補貼規模分別不超過10萬千瓦、20萬千瓦、30萬千瓦、40萬千瓦。

                          不難發現,沿海地區天然地成為了我國海上光伏發展的試驗田。僅以山東和江蘇兩個省份為例,現階段,山東省批復的海上光伏項目達11.25GW,2023年底預期開工8.5GW、并網5.75GW;江蘇省已規劃的海上光伏項目達12.65GW,其中0.49GW納入國家第三批新能源大基地項目,部分項目已完成EPC招標。

                          事實上,從理論而言,蔚藍深邃的大海,的確可以成為光伏的新“藍!。

                          此前,國家海洋技術中心海洋能發展中心曾做出測算,按照理論研究,我國大陸1.8萬公里的海岸線可安裝海上光伏的海域面積約為71萬平方公里,按照1/1000的比例估算,可安裝海上光伏裝機規模超過70GW。

                          中國光伏行業協會名譽理事長王勃華對此也做過測算,“我國海岸線長達18000公里,從理論上看,可安裝海上光伏超過100GW,市場前景廣闊!

                          蛋糕很誘人難題也不少

                          海上光伏,是新的應用場景,并以納入整個光伏產業發展的宏觀政策中。

                          今年4月,國家能源局發布《2023年能源工作指導意見》提出,謀劃啟動建設海上光伏。自然資源部則從用海確權為海上光伏的發展掃除障礙——《自然資源部辦公廳關于推進海域立體設權工作的通知(征求意見稿)》明確可以立體設權的用海類型海域包括水面、水體、海床和底土在內的立體空間,鼓勵對海上光伏、海上風電等用海進行立體設權。

                          此外,在推動海上光伏發展過程中,相關國家主管部門之間也加強協同。邢翼騰介紹,“上半年會同自然資源部(海洋局)相關部門,由司領導帶隊,分別赴山東、浙江和福建調研,形成了海上光伏初步發展思路。同時,我們還支持一批海上光伏項目納入大型風電、光伏基地,作為重點項目,做好用地用海要素保障,積極探索試點,為大規模推廣積累經驗!

                          綿延1.8萬公里的海岸線上,將誕生一塊巨大的光伏增量“蛋糕”?涩F階段,海上光伏面臨的難題并不少。從技術安裝、項目降本,到后期運維,尚未形成成熟的解決方案。

                          以目前海上光伏建設環節為例,樁基固定式光伏電站和漂浮式光伏電站是當前可見的兩種方法,目前這兩種安裝技術都處在實證階段。

                          今年4月份,國家電投山東能源海陽HG34近海樁基式海上光伏關鍵技術研究及示范項目正式建成,這是國內首個近海樁基固定式海上光伏項目。據悉,HG34海上光伏項目,規劃裝機容量270萬千瓦,而此次建成的海陽HG34近海樁基式海上光伏關鍵技術研究及示范項目,是HG34海上光伏項目的實證實驗。

                          漂浮式光伏電站實證項目出現更早。2022年10月,同樣有國家電投主導的山東半島南3號海上風電場20兆瓦深遠海漂浮式光伏500千瓦實證項目,成功完成了發電,成為首個深遠海風光同場漂浮式光伏實證項目。

                          一位光伏企業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海上光伏項目從建設到并網需要突破重重關卡,“項目勘測、場區地形圖測繪、設計、海域使用論證、海洋環境影響評價、海域靜力觸探、通航、海底電纜等一系列項目均需經過嚴格的論證,難度很大!

                          復雜的技術致使海上光伏項目的成本較高。根據國際可再生能源機構測算,海上光伏電站的建設成本比陸上光伏電站要高出5%至12%。

                          不過,雖然目前海上光伏的開發尚在起步階段,但是仍有不少企業都在爭做“吃螃蟹的人”。這其中,光伏組件廠商尤為積極。

                          由于光伏組件工作于水面,容易出現PID衰減(光致衰減效應)。極端情況下,PID現象會導致組件50%以上功率損失,嚴重影響電站發電量。為此,包括華晟新能源、東方日升等組件企業均推出了適用于海上光伏的異質結組件產品。

                          盡管當前海上光伏尚未形成風口并且難題重重,但業內人士的確看好其發展潛力。王勃華認為,“近兩年來,國家和省級層面均出臺了相關政策,促進和鼓勵海上光伏開發建設,海上光伏技術和產品也日益完善,初步具備大規模開發的條件!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太陽能》 雜志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1-2011 京ICP備10214260號-2京公海網安備110108001472號


                        技术支持: 酷站科技 | 管理登录
                        seo seo
                        自拍日韩亚洲欧美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