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f1dfb"></cite>

        <pre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pre>
          <track id="f1dfb"></track>

            <pre id="f1dfb"><pre id="f1dfb"></pre></pre>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

                <track id="f1dfb"></track>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

                <track id="f1dfb"></track>

                <pre id="f1dfb"></pre>
                  <noframes id="f1dfb">

                      <track id="f1dfb"></track><track id="f1dfb"></track>

                      <pre id="f1dfb"><ruby id="f1dfb"></ruby></pre>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pre id="f1dfb"></pre>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
                        文章
                        • 文章
                        搜索
                        首頁 >> 證券行情 >> 隆基、晶科等光伏巨頭一手扶著拉普拉斯沖上市
                        详细内容

                        隆基、晶科等光伏巨頭一手扶著拉普拉斯沖上市

                        近日,拉普拉斯披露了招股書闖關科創板,拉普拉斯上市的資本局中不乏隆基綠能、晶科能源等光伏大佬現身。

                          上市前估值拉升

                          招股書顯示,拉普拉斯有限系陳婉升、上海淳和、馮魏共同設立的有限責任公司,于2016年5月9日成立,設立時注冊資本為500萬元。

                          需要指出的是,陳婉升作為拉普拉斯實際控制人林佳繼配偶之弟,代持了林佳繼所持公司200萬元出資額。而彼時的林佳繼還在國企上海神舟新能源發展有限公司任研發中心總經理,直到2017年2月林佳繼離職后,陳婉升才轉讓50萬出資額予安是新能源(林佳繼控制的企業),轉讓150萬出資額予林佳繼。

                          截至招股說明書簽署日,林佳繼直接持有公司3464.528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9.5%;其控制的安是新能源、共濟合伙、自強合伙、笛卡爾合伙、傅立葉合伙、普朗克合伙、普朗克六號合計持有公司8645.2406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23.7%。根據上述持股情況,林佳繼合計控制公司33.2%的表決權,系拉普拉斯的實際控制人,無控股股東。

                          實際上,拉普拉斯創立時,實控人33歲。

                          林佳繼于1983年出生,擁有新加坡永久居留權,博士研究生學歷。2004年7月,林佳繼畢業于廈門大學,獲學士學位;2008年8月,其畢業于南洋理工大學,獲博士學位;2017年2月至今,就職于拉普拉斯,現任董事長、總經理。

                          值得一提的是,拉普拉斯在IPO前夕密集引入股東,半年之內將其估值推高了20億元。

                          2022年7月,韓明祥、捷毅創投、黃埔永平、國壽科創、海南瑞麟、盛欣投資以359.58元入股拉普拉斯,各方協商按照投前估值50億元定價。

                          時隔4個月,2022年11月,趙能平將其持有的拉普拉斯有限0.39%股權以414.9元的價格轉讓予青島盛京;嘉興騰寅、斐君隆成分別將各自持有的拉普拉斯有限0.48%、0.24%的股權也以414.9元的價格轉讓予海南與君。不過,此次各方確是按照投前估值63億元定價,相比7月份增加13億元。

                          有意思的是,一個月后拉普拉斯又引入了新股東,而公司估值增加了7億元。2022年12月,嘉興朝騫、杭州鋆沐、科創產投、秋石二期、領匯基石、易方新達、易方新達二號等14名投資者以461.08元入股拉普拉斯,但是各方協商按照投前估值70億元定價。

                          本次IPO,拉普拉斯計劃募資18億元,公司擬發行股票數量不超過4053.2619萬股,不低于本次發行完成后公司總股本的10%,據此推算拉普拉斯預計上市時的估值約180億元。

                          與光伏“大佬”關聯交易

                          拉普拉斯頗受光伏大佬們“青睞”,這也與大佬們的另一重“身份”有關。

                          報告期內,公司前五大客戶主營業務收入合計占比分別為100%、99.99%和98.67%,主要客戶集中度相對較高。除了下游電池片制造頭部廠商較為集中之外,新型高效光伏電池片產業化進程也是導致公司客戶集中度較高的主要因素。

                          其中,市值超2000億元的光伏巨頭隆基綠能對拉普拉斯業績貢獻更是功不可沒。2020年,公司的營收才4072.33萬元,而隆基綠能就貢獻了3112.42萬元,占主營業務收入比例為77.67%,為公司第一大客戶。實際上,隆基綠能一直都是拉普拉斯的核心大客戶,2021-2022年,拉普拉斯對隆基綠能的銷售收入分別為4663.15萬元、1.84億元,占主營業務收入比例分別為45.54%、14.61%。

                          拉普拉斯對隆基綠能的銷售實際上是關聯交易。

                          2020年4月,連城數控入股拉普拉斯,成為公司持股5%以上股權的股東,連城數控實際控制人之一鐘寶申為隆基綠能董事長,因此隆基綠能和連城數控為拉普拉斯的關聯方,也正是隆基綠能成為公司第一大客戶的這一年。

                          雖然公司對隆基綠能的銷售收入占比有所下降,但仍是拉普拉斯的前三大客戶。而公司第一大客戶的位置則由晶科能源穩坐,2021年、2022年拉普拉斯對晶科能源的銷售收入分別為551.12萬元、6.12億元,占主營業務收入比例分別為54.21%、48.55%。

                          除了隆基綠能、連城數控外,第一大客戶晶科能源以及第五大客戶林洋能源也與拉普拉斯沾親帶故。晶科能源控股股東通過上饒長鑫持有公司2.36%股份;林洋能源通過全資子公司林洋創投持有公司0.26%股份。

                          應收賬款居高存隱憂

                          資料顯示,拉普拉斯是一家領先的高效光伏電池片核心工藝設備及解決方案提供商,主營業務為光伏電池片制造所需高性能熱制程、鍍膜及配套自動化設備的研發、生產與銷售,其中熱制程設備主要包括硼擴散、磷擴散、氧化及退火設備等;鍍膜設備主要包括LPCVD和PECVD設備等;自動化設備為可以有效提升工藝設備生產效率的配套上下料設備。

                          報告期內,拉普拉斯主營業務收入主要來自于專用設備,占比分別為99.67%、96.58%及99.09%,其中光伏領域設備是公司專用設備收入的主要組成部分。光伏電池片設備是公司的核心產品,報告期內貢獻的收入占比分別為91.94%、88.83%及96.42%。此外,拉普拉斯還拓展了光伏領域其他環節設備(主要為組件領域),并于報告期內分別實現收入309.73萬元、794.25萬元及2804.78萬元。

                          2016-2019年期間,行業處于TOPCon、XBC、HJT等新型高效光伏電池片技術的研發和探索階段,產業化應用尚未形成規模。在該期間內,拉普拉斯完成了兩代LPCVD設備、硼擴散設備等產品的設計、開發和迭代,并完成向下游主流廠商如隆基綠能、晶科能源的測試導入,進行了相關中試線的驗證工作;公司核心工藝設備協助晶科能源于2019年創造了N型 TOPCon電池轉換效率世界紀錄。

                          不過,在該階段內,拉普拉斯尚未形成規;鲐。

                          直到2020年開始,隨著PERC電池基本完成了對BSF電池的替代以及光伏產業的進一步發展,行業內主流廠商開始對新型高效光伏電池片技術進行規;虡I應用進行準備,并逐步加大產能建設力度。在該階段,拉普拉斯核心工藝設備協助晶科能源先后4次創造N型TOPCon電池轉換效率世界紀錄;協助隆基綠能先后分別2次創造N型TOPCon和2次創造P型TOPCon電池轉換效率世界紀錄。

                          同時,拉普拉斯在該階段形成了批量交付能力,產品開始規;鲐浿谅』G能、晶科能源、愛旭股份、中來股份等行業主流客戶,其中2021年度完成訂單簽署10.69億元,完成產品交付4.32億元。

                          乘著光伏行業發展東風,以及公司產品開始逐步實現較為成熟的商業化應用,拉普拉斯的盈利能力呈高速增長趨勢。2020-2022年(以下簡稱“報告期”),公司營業收入分別為4072.33萬元、1.04億元、12.66億元,同比增長分別為154.35%、1122.08%;歸母凈利潤分別為-4595.84萬元、-5711.25萬元、1.18億元,同比增長分別為-24.27%、307%。

                          不難看出,拉普拉斯的業績增速如同坐火箭一般,2020年時公司營業收入不到5000萬元,2022年時其營業收入暴增11倍超12億元;公司的凈利潤也是去年才開始盈利,且突破億元。同時,拉普拉斯也由2020年一家凈資產僅有-654.46萬元資不抵債的企業,“搖身一變”其凈資產到2022年已有16.31億元。

                          雖然拉普拉斯已經在2022年扭虧為盈,但公司經營性現金流一直處于凈流出狀態。報告期內,公司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5769.67萬元、-1.59億元、-1.77億元,合計為-3.96億元,這與同期公司歸母凈利潤總額0.15億元相背離。

                          事實上,業績仰仗光伏“大佬”的拉普拉斯,其似乎也并未有太多話語權。近年來,公司期末應收賬款余額也是逐年遞增,并且大部分來自光伏“大佬”。報告期內,拉普拉斯期末應收賬款余額分別為1602.01萬元、3323.31萬元和3.51億元,其中來自晶科能源、隆基綠能的應收賬款比例分別為100%、95.2%、49.85%。

                          高額的應收賬款勢必存在著資產減值風險,如若發生資產減值,勢必會吞噬拉普拉斯的凈利潤。


                        文章來源:藍鯨財經



                        《太陽能》 雜志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1-2011 京ICP備10214260號-2京公海網安備110108001472號


                        技术支持: 酷站科技 | 管理登录
                        seo seo
                        自拍日韩亚洲欧美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