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f1dfb"></cite>

        <pre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pre>
          <track id="f1dfb"></track>

            <pre id="f1dfb"><pre id="f1dfb"></pre></pre>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

                <track id="f1dfb"></track>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

                <track id="f1dfb"></track>

                <pre id="f1dfb"></pre>
                  <noframes id="f1dfb">

                      <track id="f1dfb"></track><track id="f1dfb"></track>

                      <pre id="f1dfb"><ruby id="f1dfb"></ruby></pre>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pre id="f1dfb"></pre>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
                        文章
                        • 文章
                        搜索
                        首頁 >> 證券行情 >>默認分類 >> 千億光伏巨頭暴跌!股東套現離場 公募損失慘重
                        详细内容

                        千億光伏巨頭暴跌!股東套現離場 公募損失慘重

                        自2020年6月從紐交所退市成功登陸科創板后,天合光能一路成為千億市值的A股巨頭。然而,經過本次下跌,天合光能市值下破千億,實控人高紀凡的資本游戲還能玩下去嗎?

                          5月29日,天合光能股價暴跌,最終收于40.3元/股,跌幅16.34%,創2021年8月以來最低,退出千億市值行列。30日,天合光能繼續下跌,截至發稿前,股價下破40元。

                          股價崩盤套牢多家公募

                          對于本次股價崩盤,天合光能證券部工作人員稱,主因是上周五發布的股東減持計劃所致。

                          那么,到底是哪家股東在砸盤?

                          5月26日,A股公告顯示,興銀資本擬通過競價和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合計不超過天合光能總股本5.23%的股票,興璟投資擬通過集中競價交易方式減持合計不超過天合光能總股本0.42%的股票,兩家股東為一致行動人,合計減持5.65%。

                          對比減持數量與持股數量可見,本次減持計劃中,興銀資本計劃拋售其50%持倉,興璟投資則是清倉式減持。

                          值得注意的是,5月22日,兩家機構剛完成前一輪減持,并且自去年11月起就已分別減持天合光能2.2%和1.27%的股本。按天合光能當前股價計算,兩家股東通過連續減持擬合計套現超80億元。

                          具體來看,2022年3月25日至2022年9月24日期間,興銀資本減持3000萬股,興璟投資減持了超2600萬股,二者合計套現34.13億元;2022年11月23日至2023年5月22日間,興銀資本再度減持4771萬股,加上興璟投資的操作,又合計套現約31.95億元。

                          再算上天合光能上市前通過股權轉讓獲利的部分,興業銀行通過對天合光能的投資已經賺了至少90億元。

                          頻繁減持的興銀資本、興璟投資背后資金來自興業銀行的權益理財產品。興璟投資是興銀資本的全資子公司,興銀資本則是華福證券全資子公司。公開資料顯示,華福證券是福建省屬國資金融機構,興業銀行旗下興業國際信托持有華福證券4.35%股權,華福證券董事長、總裁皆曾長期在興業銀行任職。

                          興銀資本目前是天合光能第三大股東,其多次減持套現或是導致天合光能估價暴跌的直接原因。

                          事實上,“興業系”在天合光能的多次資本運作中均扮演著重要角色。

                          自2017年開始,興業銀行香港分行就在為天合光能提供私有化交易資金,使其順利從美股退市,后來通過“股權+債權”、“商行+投行”的全方位金融服務,讓興銀資本、興璟投資成為天合光能的新股東。其中,興銀資本出資額約19.9億元持股22.69%,興璟投資出資額約10.8億元持股12.31%。之后不久,二者將合計持有的天合光能15.1%股權掛牌轉讓,最終獲利23.25億元。

                          在天合光能回A上市過程中,興業銀行子公司的影子依然存在。招股書顯示,天合光能的光伏電站銷售業務板塊在2016、2017年的收入分別為7.3億元、16.7億元,2018年突然飆升至73.4億元,主要是第一大客戶遠晟投資購買了天合光能19家光伏電站。遠晟投資是興業銀行下屬的興業國信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興業系”此舉也引來上交所問詢,要求說明此交易“是否為明股實債”、“是否具有商業實質”,天合光能均予以否認。

                          興業銀行套現離場,眾多此前加倉的公募基金卻損失慘重。

                          數據顯示,一季度北向資金大手筆加倉天合光能3129.28萬股,位列第三大流通股股東,持股比例占流通股比重5.51%。其中,華夏科創板50ETF、易方達科創板50ETF分別加倉732.62萬股、191.36萬股。廣發旗下的兩只主動權益產品也同步加倉,鄭澄然的廣發高端制造持股2334.05萬股,加倉68.84萬股,位列第七大流通股股東;2019年公募冠軍劉格菘的廣發行業嚴選三年持有期加倉215.05萬股。

                          截至一季度末,共214只基金持有天合光能。今年以來,天合光能一季度股價均價為61.8元,最低價為50.18元,即便上述機構買在最低點,持倉也已浮虧20.3%,若以均價計算,浮虧約35.93%。

                          募資擴產或為吸金償貸

                          興業系雖然套現離場,但多家公募基金在一季度對天合光能依然趨之若鶩,甚至其中不乏明星基金經理,這可能與天合光能的亮眼財報有直接關系。

                          天合光能目前是全球第三大組件龍頭,主要業務包括光伏產品、光伏系統、智慧能源三大板塊。

                          根據2022年年報,天合光能總營收850.52億,同比增長92.21%,凈利潤36.80億,同比增長103.97%,看起來十分亮眼。

                          但細看發現,占天合光能總營收74.2%的光伏產品營收631.05億元,毛利率卻僅有11.87%,遠低行業平均水平,同比下降0.56個百分點。

                          在主營業務盈利能力不斷下降的情況下,天合光能還在繼續大筆融資。據不完全統計,天合光能上市不足三年,累計募資737.25億元。其中,直接融資166.48億元,間接融資570.77億元。

                          事實上,早在天合光能登陸上交所科創板時,就經歷了“二次上會”的質疑。

                          當時,天合光能擬募集資金30億元,其中13.56億元將用于“補充流動資金”。同時,天合光能實控人高紀凡的45.69億元信托貸款被上交所反復問詢。

                          高紀凡于2017年2月與廈門國際信托有限公司簽署《信托貸款合同》,約定廈門國際信托向高紀凡貸款45.69億元,貸款期限為60個月,貸款年利率為6%。因此,高紀凡上述貸款每年應償還的利息費用為2.78億元。

                          自天合光能上市以來,有過多次分紅。2021年6月,每10股派現金1.8元(含稅);2022年6月,每10股派現金2.3元(含稅);2023年的分紅預案則是每10股派現金4.78元。從股份占比來看,高紀凡通過直接及間接方式共持有天合光能約40%的股份,三次分紅擬累計獲利近8億,要償貸僅是杯水車薪。

                          對于貸款本金,天合光能稱,高紀凡將通過多種融資渠道和方式籌集還款資金進行償還,尤其在天合光能上市后多樣化的融資渠道以及限售期滿后的股份流通所得。

                          顯然,高紀凡的償貸計劃在逐步實施,僅僅今年一季度,天合光能就發布多次募資擴產計劃。

                          4月19日,天合光能發布公告稱,公司擬在江蘇淮安市投資建設年產10GW新一代高效電池項目及相關配套輔助設施,總投資約50億元。同日,天合光能官微發布消息稱,其青海大基地年產15GW光伏組件項目首期5GW項目正式建成投產。在更早的2月8日,天合光能就擬發行可轉債募資不超88.65億元,用于年產35GW直拉單晶項目、補充流動資金及償還銀行貸款。

                          分拆上市卻存關聯交易

                          大股東套現離場的同時,天合光能籌劃控股子公司分拆上市的傳言也落地了。

                          公告顯示,天合光能擬分拆分布式光伏發電主體天合智慧上市。天合智慧的董事長高海純是高紀凡的女兒,作為“90后”接班人,引起不少關注。

                          首次分拆上市的公告發布后,天合智慧迅速開始推進上市前的準備工作,不僅變更了公司名稱為天合富家能源股份有限公司,還公布增資擴股計劃,各方合計增資19億元,其中天合光能擬增資12億元。

                          5月25日,天合富家又啟動了增資計劃,擬引入興銀投資、福州欣盈智慧兩家機構,合計增資7.21億元,天合光能放棄優先認購權,對天合富家的控股比例由72.4055%變更為70.0901%。此次增資估值與前次相同,都是200億元。

                          據天合光能2022年報數據,2020年至2022年,天合智慧的總資產由9.65億元增長至90.6億元,相對應的凈利潤由3791.62萬元增長至4.34億元,凈利潤年復合增速高達237.95%。

                          但在光伏組件采購環節,天合智慧存在較多向母公司采購的關聯交易,公司經營獨立性或成為上市的關注點之一。

                          況且,若將三大板塊中盈利能力最佳的智慧能源分拆上市,天合光能這家上市主體未來靠什么支撐?光伏組件業務能挑起大梁嗎?

                          核心技術人員離職

                          前仆后繼跨界光伏的同時,人才流失成為老牌企業面臨的難題。

                          2月3日,天合光能發布公告稱,核心技術人員方斌近日因個人原因申請辭去相關職務并辦理完成離職手續,離職后將不再擔任公司任何職務。

                          方斌離職前持有天合光能第二類限制性股票10418股,已獲授權但尚未歸屬的24240股,而離職也意味著方斌的第二類限制性股票將作廢,到底是何原因讓方斌放棄百萬年薪以及股權激勵毅然選擇出走,至今也仍未知曉。

                          方斌于2017年11月加入天合光能,擔任其下屬子公司天合云能源互聯網技術(杭州)有限公司總經理。在能源管理系統及能源云平臺相關領域具有深厚的理論積累和實踐經驗,任職期間主要負責參與公司綜合能效管理平臺等項目的技術研發。該平臺通過對能源數據進行采集、加工、分析、處理,以實現對能源設備、能源實績、能源計劃、能源平衡、能源預測等全方位的監控、分析和管理功能,幫助工業用能企業合理安排用能方式、制定合理的節能改造方案,改進用能問題,實現節能增效。

                          在整體迅猛增長的大背景下,光伏行業在未來的兩三年內,將經歷一場行業大洗牌。在同質化競爭的大環境下,誰能夠突破技術,實現降本增效,就能走到最后。核心技術人員在這場競爭中,就是光伏行業的核心資產。

                          當下,光伏市場中組件的競爭已進入白熱化階段,各家光伏巨頭的“一體化”布局必將持續壓縮光伏組件的利潤空間,屆時天合光能的盈利能力必將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戰。面對紅海競爭,天合光能將何去何從?


                        文章來源:國際金融報



                        《太陽能》 雜志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1-2011 京ICP備10214260號-2京公海網安備110108001472號


                        技术支持: 酷站科技 | 管理登录
                        seo seo
                        自拍日韩亚洲欧美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