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f1dfb"></cite>

        <pre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pre>
          <track id="f1dfb"></track>

            <pre id="f1dfb"><pre id="f1dfb"></pre></pre>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

                <track id="f1dfb"></track>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

                <track id="f1dfb"></track>

                <pre id="f1dfb"></pre>
                  <noframes id="f1dfb">

                      <track id="f1dfb"></track><track id="f1dfb"></track>

                      <pre id="f1dfb"><ruby id="f1dfb"></ruby></pre>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pre id="f1dfb"></pre>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
                        文章
                        • 文章
                        搜索
                        首頁 >> 證券行情 >>默認分類 >> 光伏激蕩20年:隆基綠能何以穩坐頭把交椅?
                        详细内容

                        光伏激蕩20年:隆基綠能何以穩坐頭把交椅?

                        21世紀初,中國叩開世界光伏市場的大門。

                          2000年,師從“世界太陽能之父”馬丁·格林的施正榮,放棄了在澳的優渥生活,回國創業。次年,他成立尚德公司,并于2002年投資建設了一條10MW太陽能電池生產線。

                          而彼時,隆基綠能還只是一個名不經傳的小公司?峙潞苌儆腥祟A料到,未來的時間里,隆基綠能會依靠技術變革在光伏行業里嶄露頭角,稱霸全球。

                          2020年起,隆基綠能的一體化組件出貨量連續穩居前列,并于2022年創造了45GW以上出貨成績。同時,隆基綠能在2022年預計實現凈利潤145億~155億元。

                          在資本市場上,隆基綠能也是僅有的一家突破5000億元市值的光伏企業,且目前仍以近3500億元的市值被外界冠以“光伏茅”之稱。作為隆基綠能創始人、總裁,李振國也成為福布斯富豪榜上的?。在2021福布斯中國內地富豪榜單,李振國家族以863億元,位列第37位。

                          穿越歷史時空,不同的企業與人物,演繹了截然不同的時代故事。從施正榮搭建首條太陽能電池生產線,到2020年中國碳中和目標愿景落地,中國光伏產業擺脫補貼,成長為全球光伏制造國和應用國,目前發展仍方興未艾。

                          成立23周年的隆基綠能,又將如何書寫自己的未來?

                          瘋狂內卷剩者為王

                          中國光伏產業歷經三次行業危機:2008年的金融風暴、2012年前后的光伏雙反和2018年的“5·31”新政。每一次危機來臨,市場都會伴隨一輪洗牌,不少企業身陷絕境。

                          2012年那年,歐美“光伏雙反”席卷整個中國光伏行業。一些企業也一度陷入危機,后市表現各有不同。

                          有了前車之鑒,“剩下”的光伏企業深刻認識到穩健經營的意義。隆基綠能便是這樣的一家企業。

                          李振國曾表示,“多數企業做了很多超出自己能力范圍的事情,當企業對資源的獲取能力超出駕馭能力就容易陷入風險,主要包括資金鏈斷裂和技術迭代顛覆!痹谒磥,過去和現在,隆基的發展并不是很慢,是否要加速,也涉及到一個能力邊界的問題。

                          很多人都知道,隆基綠能奉行“不領先,不擴產”“不卡脖子不介入”的鐵律!奥』鶓T常的打法是以慢打快,決策時謹慎乃至保守,不被短期利益或困難所迷惑;執行時迅速推進,新建產能必定要領先于行業,用領先產能快速鎖定技術、成本優勢!崩钫駠Q。

                          保持謹慎穩健的財務制度是隆基綠能的另一準則。早在2008年,隆基綠能董事長鐘寶申便為公司設定了紅線:“資產負債率控制在一定限度內,投資不能融資,因為它不能快速周轉。這就要保證所有項目都是自己有錢把它投下來,不需要去借錢!北M管隨后的投融資方式有所變化,但是隆基綠能一直將資產負債水平保持在60%以下。

                          近兩年,碳中和概念風靡全球,光伏投資熱潮風起云涌。

                          特別是2021年以來,來自服裝、互聯網、家電、地產建筑、養殖、環保、傳統能源和紡織業等領域的企業陸續跨界光伏行業。動輒數十億元,甚至百億元的項目投資,在光伏市場里已不再新鮮。業內統計,過往三年中,光伏產業擴產投資規模已超過20000億元。

                          除了新玩家兇猛擴產,包括隆基綠能在內的老玩家也在擴產道路上不斷加碼,并形成了垂直一體化的競爭潮流。對比一體化組件企業的規模、出貨量和利潤等指標,隆基綠能與晶澳科技、晶科能源、天合光能公司形成了“一超多強”的市場格局,且隆基綠能穩居前列。當然,不可忽視的競爭對手通威股份也開始攪動組件市場,這也讓頭部一體化組件企業的成本競爭要素更為凸顯,競爭加劇。

                          火熱的市場,往往充滿了風險。

                          數據顯示,2022年,我國光伏多晶硅、硅片、電池和組件產量分別達到了82.7萬噸、357GW、318GW和288GW,同比增長分別為63.4%、57.5%、60.7%和58.8%。而2020年,我國多晶硅、硅片、電池和組件產量僅為39.2萬噸、161GW、134.8GW和124.6GW,不足2022年產量的一半。

                          中國光伏行業協會名譽理事長王勃華援引國際機構對未來(2021—2027年)全球光伏產能產量的預測,全球光伏市場存在過剩風險,或許中國光伏制造開工率將能大幅下降,價格競爭激烈。

                          在此背景下,隆基綠能向外界傳遞出明確態度:堅持長期主義,做時間的朋友。

                          回歸本質保持進化

                          光伏激蕩20年,隆基綠能穿越了一輪又一輪市場周期,并迅速登頂稱王。這與隆基綠能回歸本質,將關乎企業命運的關鍵技術掌握在自己手里,并不斷自我進化的基因密不可分。

                          眾所周知,單晶和多晶是晶硅太陽能的兩種技術路線。2004年以前,由于單晶技術成本偏高,這也讓不少企業紛紛選擇了多晶,市場占比一度高達80%。

                          不過,隆基綠能卻選擇了挑戰主流,并于2006年篤定單晶技術路線。李振國在眾多場合下闡釋當初戰略研判的考量稱,當時公司研究了兩個問題,其中之一就是“這個行業的本質是什么”?

                          在他們看來,“光伏行業的本質其實就是度電成本的不斷降低。如果現階段的技術無法對此做出貢獻,是很難具有競爭力的!币簿褪钦f,長期來看,單晶技術的度電成本更具有競爭優勢。

                          專注單晶硅片6年后,隆基綠能終于在2012年4月成功上市。次年,隆基綠能單晶硅片全球出貨量位列前茅。

                          2011—2013年,光伏行業陷入歐美“雙反”困境,這一時期隆基綠能卻進入了關鍵性技術攻關期。在硅片領域,進一步攻克RCZ單晶生長技術、金剛線切片技術。

                          為外界所稱道的是,當時隆基綠能頂著每年虧損4000萬元的壓力,率先導入金剛線切片技術規模量產,并助推我國打破日本等外企對金剛線核心技術的壟斷。據統計,這一技術革新帶動單晶硅片非硅成本較砂漿切割下降60%以上,每年為行業節約成本約300億元。

                          由于新技術加持,疊加延伸組件業務拓路,隆基綠能的單晶技術性價比也在不斷挑戰著多晶技術。伴隨我國推行光伏“領跑者”技術示范項目,隆基綠能在2016年開始大規模推廣PERC單晶電池和組件,拉動了單晶市場逐漸占據有利地位。

                          中國光伏行業協會數據顯示,到2019年光伏單晶硅片市場占比很快攀升至65%,到2020年已經超越了90%。這也意味著,光伏單晶已完全替代多晶技術路線,成為市場主導技術路線。

                          單多晶技術變革,讓隆基綠能一騎絕塵,躋身行業前列。從2012年上市至2022年,隆基綠能的凈利潤從虧損0.53億元變成盈利150億元左右,實現百億元增長;市值從上市當年期末不足40億元,一度突破5000億元,翻了百余倍。

                          追溯23周年的企業發展史,隆基綠能利用技術成就了自己,同時也收獲了社會各界好評:“中國光伏降本進程中,隆基功不可沒!”

                          當然,技術本身也具有周期。只有持續的創新研發,保持自我進化,才能不被顛覆。

                          高瓴資本創始人張磊在《價值》一書里提到,保持進化最大的價值在于競爭對手會消失,而自己才是真正的競爭對手。

                          近幾年,單晶光伏電池效率的提升,回歸光伏企業降本增效的主航道。

                          在PERC電池效率逐漸接近天花板關鍵路口,隆基綠能一直保持著對TOPCon、HJT、IBC等先進電池技術跟蹤研究,持續挑戰行業天花板。據統計,2021年—2022年期間,隆基綠能連續12次名列電池轉化效率的前茅。特別是,隆基綠能自主研發的硅異質結電池(HJT)轉換效率達到26.81%,這意味著在過去68年以來的光伏發展歷史進程上中國企業率先站在了晶硅電池轉換效率的全球高峰。

                          2012年至2022年6月,隆基綠能累計研發投入超160億元。而這背后正是,隆基綠能對于科技創新的執著追求以及發自內心的尊重科技。

                          隆基綠能名字的由來,很好地透視出這家企業的科技品格與成長邏輯。1986年秋,作為新入學的蘭州大學學子,李振國、鐘寶申因為被老校長江隆基的偉大事跡所感動、鼓舞,便約定今后創業公司的名字就叫“隆基”。沒曾想,這一約定果真兌現了。

                          2019年,蘭州大學建校110年。李振國、鐘寶申等六位蘭州大學校友向母校捐款1.25億元。李振國發表講話,“當年讓企業以‘隆基’命名,一方面是紀念老校長,一方面也是激勵自己。希望企業能像老校長辦校治學一樣,敬仰教育、尊重科技!

                          尋求價值達善社會

                          一家科技企業的價值究竟是什么?

                          2022年10月,李振國的一封公開信《隆基的初心》在行業內外廣為傳播。在信中,他袒露心聲:

                          “過去這些年,我們在研發投入上始終鍥而不舍、毫不吝嗇,為的就是聚焦未來科技,不斷探索鉆研綠能技術、持續提升產品性能、引領實踐科技進步,從而成為全球光伏技術領跑者和能源轉型的推動者。換句通俗的話,我們是真想為這個行業、為社會做一點力所能及,卻又極具價值的事!

                          近年來,全球氣候變化加劇正在導致極端天氣日益嚴重和頻繁。

                          當前,實現碳中和已成為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普遍共識,而推動能源轉型則是實現碳中和的關鍵路徑。

                          對隆基綠能而言,利用光伏科技等手段應對全球所面臨的重大氣候危機課題,正是一個時代賦予其的歷史擔當與責任。

                          李振國曾發表觀點稱,要實現碳中和目標,大致需要四個階段。第一,通過體機制的靈活性調節以及需求側響應,形成對新能源的大幅度消納;第二,大力發展抽水蓄能,為化學儲能讓度出一定時間和發展空間;第三,通過大規模的應用化學儲能,真正形成構建以新能源為主體的新型電力系統;第四,通過引入氫能進行深度脫碳,最終實現碳中和目標。以上各個階段有效銜接又互有交叉,需要大家共同努力。

                          按照該邏輯,隆基綠能在光伏業務基礎上,選擇向光伏制氫和BIPV(光伏建筑一體化)領域延伸。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3月,隆基綠能成立氫能子公司后,業務定位在堿性水電解制氫設備。目前,該公司堿性電解水制氫設備出貨已躋身全國前三。近日,隆基發布全新一代堿性電解水制氫設備,開啟制氫能效1.0時代。

                          追溯隆基綠能的發展進程,公司的減碳意識和行動,相較于全球大多數公司都要超前。

                          早在2016年,隆基綠能便開啟了零碳實踐,將“用清潔能源制造清潔能源”的理念融入生產。

                          同年,隆基綠能在云南省麗江市華坪縣建立首個生產基地,又先后在云南麗江、保山、楚雄、曲靖四地進一步擴大產業規模,利用當地豐富的水電資源發展光伏制造業,打造清潔能源的“搬運工”。

                          2018年12月,李振國在第24屆聯合國氣候大會上提出了“Solar for Solar——負碳地球”的生產制造理念,希望未來在全球更多的地區使用光伏發電制造光伏產品,實現完全清潔零碳生產,最終光伏起到修復生態的作用。

                          2019年,隆基綠能還加入CCCA中國企業氣候行動和聯合國全球契約組織。次年,隆基綠能又做出減碳相關承諾,成為僅有的一家同時加入RE100、EP100、EV100三項倡議和科學碳目標的中國企業。

                          在減碳的實踐層面,2021年,隆基綠能宣布在2023年將保山隆基生產基地打造為隆基首個零碳工廠,計劃通過使用100%的可再生電力、節能技改和購買CCER(國家核證自愿減排量)等抵消措施,實現運營范圍內的零碳排放。

                          打造綠色供應鏈是企業社會責任延伸的另一種體現,也是未來提高國際競爭力的必選項。2021年1月,隆基綠能還率先發布《綠色供應鏈減碳倡議》,將綠色理念融入供應鏈管理體系,協同價值鏈上的供應商,共同推進減碳。

                          鐘寶申曾表示:“企業應該做對人類和地球有益的事,要兼顧到客戶、員工及相關方的利益,這樣的企業才能走得更長遠!

                          當前,隆基綠能的業務遍及全球150余個國家和地區,雇傭約5萬名員工,不僅為本地居民提供了就業,而且拉動了當地的經濟發展。此外,隆基綠能還積極支持鄉村振興、公益、教育和扶貧等社會事業。據隆基綠能《2021年可持續報告》,從2020年初特殊時期發生至今,其捐款捐物已超2600萬元。


                        文章來源:中國經營報



                        《太陽能》 雜志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1-2011 京ICP備10214260號-2京公海網安備110108001472號


                        技术支持: 酷站科技 | 管理登录
                        seo seo
                        自拍日韩亚洲欧美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