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f1dfb"></cite>

        <pre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pre>
          <track id="f1dfb"></track>

            <pre id="f1dfb"><pre id="f1dfb"></pre></pre>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

                <track id="f1dfb"></track>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

                <track id="f1dfb"></track>

                <pre id="f1dfb"></pre>
                  <noframes id="f1dfb">

                      <track id="f1dfb"></track><track id="f1dfb"></track>

                      <pre id="f1dfb"><ruby id="f1dfb"></ruby></pre>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pre id="f1dfb"></pre>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
                        文章
                        • 文章
                        搜索
                        首頁 >> 證券行情 >>默認分類 >> 百億“浙能系”謀局光伏制造
                        详细内容

                        百億“浙能系”謀局光伏制造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曹恩惠上海報道 正當業內猜測,誰欲接盤光伏背板龍頭企業中來股份(300393.SZ)的控制權時,浙能電力(600023.SH)“自爆”了。

                          11月10日晚間,該公司發布公告稱,將受讓中來股份9.70%的股份及19.70%的表決權,成為中來股份的控制方。

                          “自爆”是眼下十分流行的桌游游戲“狼人殺”的術語,意在直接亮明身份,并推動游戲直接進入下一個環節。

                          占據浙江省統調火電裝機容量近一半的浙能電力,近些年來在能源結構轉型的舉動并不低調——深度布局核電,參股包括中國核電等在內的多家核能公司;加碼持有風電、光伏電站資產,綠電發電量逐漸提升。

                          不過,作為典型的區域能源龍頭企業,浙能電力是近些年來為數不多直接布局光伏制造環節的國資企業。該公司所擅長的方式是謀求股權,而此次直接控制光伏背板和TOPCon電池雙龍頭的中來股份后,浙能電力大舉布局光伏制造端的野心已現。

                          值得一提的是,浙能電力控股股東為浙江省能源集團,截至三季度末持股69.45%。該控股股東所控股的另一家A股公司浙江新能(600032.SH),則以水力發電、光伏發電、風力發電等可再生能源項目的投資、開發、建設和運營管理為主業。截至11月10收盤,兩家“浙能系”上市公司市值分別為461億元、248億元。

                          受困高企的煤價

                          浙能電力“患上了”近些年來火電企業普遍患的“通病”。

                          能源價格特別是煤炭價格的上升,使得浙能電力燃料成本的壓力陡增。這對于火電業務占據絕對主營業務地位的該公司而言,不得不陷入盈利下滑的境地。

                          今年前三季度,浙能電力在實現營業收入608.84億元、同比增長20.77%的情況下,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同比下降79.78%至4.57億元。而在2021年全年,浙能電力前三季度凈利潤一度達到22.61億元時,但第四季度巨虧31.16億元,由此拖累全年業績。

                          截至今年上半年,浙能電力的火電項目建設并未停滯。到2022年6月底,該公司在建項目包括樂清電廠三期、蘭電CO2捕集與利用示范項目,待建項目包括六橫電廠二期、濱海熱電四期、鎮海天然氣9F燃機遷建項目、鎮海聯合9E燃機異地搬遷項目。其中,樂清電廠三期、六橫電廠二期兩個項目的裝機量合計400萬千瓦。

                          事實上,今年以來,煤價的動蕩使得浙能電力的利潤起伏不定。盡管煤電市場化交易帶來的電價上浮,有望直接推升電費收入。但在成本端,浙能電力依舊受制于煤價走勢。

                          一個利好的消息時,當前國內政策正在推動煤炭保供調價,致使浙能電力煤炭長協價格有望溫和下行?蓪τ谡隳茈娏Χ,在等待降價的過程中,其不得不繼續承受煤價高企帶來的現金流的影響以及負債率的提升。

                          例如,在現金流方面,該公司前三季度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變動為28.80億元,延續了上半年同比下滑的趨勢。參考半年報,浙能電力對此解釋為“主要系燃料采購支出增加所致”。

                          主營業務受困的現狀,致使浙能電力不得不考慮轉型。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查詢該公司公告發現,截至今年三季度,浙能電力已經參股一定量的光伏、風電項目。例如,在浙江省,該公司持有12家光伏發電公司的股權和1家風力發電公司股權。且在安徽省,浙能電力亦持股一家光伏發電項目公司。

                          今年前三季度,上述風光項目合計銷售電量11878.31萬千瓦時,占總銷售電量(含火電)僅0.11%。

                          同業競爭的顧慮致使浙能電力的綠電比例微乎及微,該公司只是沾上了光伏產業的邊角。

                          因此,在受讓中來股份的控制權時,該公司明確表示,通過取得中來股份的控制權,可以分享新能源高速發展的紅利,促進浙能電力從傳統火電為主向火電與新能源協同發展的方向轉變,有利于浙能電力轉型升級,符合浙能電力的發展戰略。

                          根據公告,浙能電力擬通過支付現金方式受讓中來股份實際控制人張育政持有的9.70%股份,受讓價格為每股17.18元,合計受讓金額18.17億元;同時擬取得另一實際控制人林建偉持有的10%股份對應的表決權。本次交易完成后,浙能電力將持有中來股份9.70%的股份及19.70%的表決權,成為中來股份的控制方。

                          大舉進軍制造端

                          在國內光伏產業鏈條上,終端應用市場幾乎由國央企占主導。在制造端,民企唱主角。

                          浙能電力作為浙江省屬地方國企,在控股中來股份后,將成為國內光伏產業制造環節中為數不多的國企角色。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國內煤炭產業鏈的傳統能源企業跨界光伏制造端已有前例。

                          2020年8月21日,煤炭企業山煤國際(600546.SH)發布《關于對外投資設立合資公司開展高效異質結(HJT)太陽能電池產業化一期3GW項目的公告》,計劃和湖州珺華思越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寧波齊賢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共同出資設立合資公司山煤國際光電科技有限公司,其中山煤國際出資占比88.5%。項目公司設立之后,公司有望啟動10GW高效異質結電池產業化一期項目,建設規模為3GW,投資金額約為31.89億元。

                          該消息一度引爆資本市場,助推山煤國際估值水漲船高。

                          然而,這兩年來,煤炭價格的走高使得山煤國際傳統的煤炭銷售業務“煥發第二春”。僅在今年前三季度,該公司凈利潤高達84.32億元,同比增長217.43%。

                          可相形見絀之下,該公司異質結項目進展緩慢。

                          今年6月份,山煤國際董秘在投資者互動平臺回復稱,“由于目前異質結生產設備已進入迭代升級階段,與項目立項初期有了很大的改變,公司本著對投資者謹慎負責態度,報告期內,組織相關專家對項目技術路線重新進行了論證,沒有對項目主體進行大規模投入!

                          到了8月份,該公司再度回應稱,異質結項目尚未有新變化。

                          對比之下,浙能電力通過股權收購,坐享其成。

                          實際上,在國內光伏行業,中來股份的故事也頗多。

                          一方面,近些年來實控人林建偉夫婦持續籌劃控制權轉讓,中來股份“賣身記”成為業內談資——從2020年6月尋獲意向交易對象烏江能源,到2020年8月變更為杭鍋股份,再到泰州姜堰道得新材料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林建偉夫婦在套現之余讓中來股份綁定國資的意圖十分明顯。

                          另一方面,以光伏背板稱著行業的中來股份,隨后切入到電池、組件、電站環節,并成為國內最早一起投資N型TOPCon技術的光伏企業。截至今年上半年,中來股份在泰州累計投建的TOPCon電池產能達3.6GW.此為浙能電力所看重之處,“取得中來股份的控制權,可以有效規避產業培育風險,實現新產業的快速落地!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發現,最近兩年來,浙能電力在布局制造端的動作頻頻。特別是在電池新技術上,該公司先于2021年參股愛康科技(002610.SZ)異質結項目公司浙江愛康光電,認繳出資3億元獲得20%的股權。

                          這意味著,在獲得中來股份的控制權后,浙能電力兼具了TOPCon和異質結兩種電池技術。

                          而近期的另一則動向表明,這家浙江國企布局光伏制造端的野心或更大。

                          10月27日,浙能電力母公司浙江能源集團旗下子公司浙能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發布了一則招標公告,擬采購正泰新能項目資產評估服務,委托代理機構為浙江天音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根據公告,其采購范圍為對正泰新能公司股東全部權益價值進行資產評估(采用不少于兩種資產評估方式),通過對所屬子公司進行獨立評估匯總形成整體資產評估,出具《資產評估報告》。并要求,報價人擬派的項目負責人負責過光伏制造相關企業項目(以出具評估報告為準)。

                          今年4月底,正泰電器(601877.SH)曾發布公告稱將旗下子公司光伏組件制造板塊等業務整合至正泰新能,并整體對外出售100%股權,交易總對價為22.5億元。根據公告,受讓方共計13名,包括正泰集團、海寧市尖山新區開發有限公司、三峽綠色產業(山東)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等。

                          由此,“浙能系”公司對于正泰電器此前出售的組件制造業務所表現出的興趣,不言而喻。

                          (作者:曹恩惠)

                         



                        《太陽能》 雜志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1-2011 京ICP備10214260號-2京公海網安備110108001472號


                        技术支持: 酷站科技 | 管理登录
                        seo seo
                        自拍日韩亚洲欧美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