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f1dfb"></cite>

        <pre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pre>
          <track id="f1dfb"></track>

            <pre id="f1dfb"><pre id="f1dfb"></pre></pre>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

                <track id="f1dfb"></track>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

                <track id="f1dfb"></track>

                <pre id="f1dfb"></pre>
                  <noframes id="f1dfb">

                      <track id="f1dfb"></track><track id="f1dfb"></track>

                      <pre id="f1dfb"><ruby id="f1dfb"></ruby></pre>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pre id="f1dfb"></pre>

                      <track id="f1dfb"><strike id="f1dfb"><ol id="f1dfb"></ol></strike></track>
                        文章
                        • 文章
                        搜索
                        首頁 >> 證券行情 >>默認分類 >> “十四五”中后期如何電力保供?海上風電按下“快進鍵”
                        详细内容

                        “十四五”中后期如何電力保供?海上風電按下“快進鍵”

                        迎峰度夏保供電,海上風電走向深遠海掘金“蔚藍沃土”。

                          今夏多個地區出現歷史罕見高溫極熱天氣,多省市電力負荷創新高。據川觀新聞消息,四川省能源供應保障應急指揮領導小組辦公室發布通知,于8月21日零時啟動四川省突發事件能源供應保障一級應急響應,全力以赴保安全、保民生、保重點,盡最大努力減少對全省經濟發展和人民群眾生產生活的影響,堅決打贏電力保供攻堅戰。

                          不只是四川,近兩年全國多地出現電力供應壓力,“十四五”中后期如何電力保供?近期,國家能源局先后召開華東、華中和華北等重點區域迎峰度夏電力保供專題會,國家能源局提前謀劃“十四五”中后期電力保供措施,具體措施涉及支撐性能源、風電、光伏、水電、核電等。

                          創造新型發電方式已經迫在眉睫,孕育生命與文明的海洋正在成為動力之源。在“雙碳”目標明確的大背景下,作為我國可再生能源發展的重點領域,海上風電按下了發展的“快進鍵”。2021年,我國海上風電累計裝機規模已躍居世界第一。

                          目前,國內海上風電以潮間帶、近海風場為主,而隨著潮間帶、近海機位逐漸飽和,走向深遠海將是海上風電未來的發展方向。

                          為什么需要海上風電?

                          在創造新型發電方式中,技術較成熟、可開放潛力巨大的可再生能源發電――風電越來越受到重視,相比傳統火力發電,風電更加環保,而相比陸風,海風各方面優勢明顯。由此,海上風電再度風起。

                          經歷了2021年的搶裝潮后,我國海上風電累計裝機規模已躍居世界首位。據國家能源局數據,2021年全國海上風電新增并網裝機1690萬千瓦,同比增長445%,累計并網裝機達2639萬千瓦,同比增加194%,呈爆發式增長態勢。

                          “‘十四五’是我國海上風電發展的關鍵培育期!敝袊こ淘涸菏縿⒓樵诮邮苊襟w采訪時表示。

                          國家發改委今年6月發布的《“十四五”可再生能源發展規劃》顯示,2025年,可再生能源年發電量達到3.3萬億千瓦時左右;“十四五”期間,可再生能源發電量增量在全社會用電量增量中的占比超過50%,風電和太陽能發電量實現翻倍。

                          就海上風電的發展目標,《規劃》提出,在東部沿海地區積極推進海上風電集群化開發,推動山東半島、長三角、閩南、粵東、北部灣等千萬千瓦級海上風電基地開發建設,推進一批百萬千瓦級的重點項目集中連片開發。

                          相比于發展較為成熟的陸上風電,海上風電在近年才按下“快進鍵”!昂I巷L電在我國仍屬于新興產業!变J軒咨詢總經理孫文軒告訴貝殼財經記者。

                          為何要發展海上風電?

                          劉吉臻等撰寫的《海上風電支撐我國能源轉型發展的思考》一文提出,我國擁有超過1.8×104km的大陸海岸線,可利用海域面積超過 3×106 km2,5~50 m水深、70 m高度的海上風電可開發資源量約為5×108kW,海上風能資源豐富,且海上風電效率較陸上風電具有更高的能源效益。

                          此外,劉吉臻等認為,海上風電靠近東部負荷中心,就地消納方便,發展海上風電可帶動沿海地區經濟發展,形成海洋經濟新的增長極。

                          “按照2030年海上風電貢獻沿海省份15%的電力需求估算,2030年國內海上風電裝機規模將超過200GW,而截至2020年底國內海風累計裝機約11GW,海上風電有望迎來快速發展的黃金時代!逼桨證券在此前的一份研報中提出,當海上風電進入平價時代,成本較高這一原來制約海上風電發展的核心問題得以化解,海上風電在我國能源體系中的定位有望抬升,看好海上風電成為沿海主要省份的主力電源之一。

                          貝殼財經記者了解到,目前海上風電投資開發仍以央國企為主導,包括通常所說的“五大四小”發電集團——國家能投、中國華能、中國華電、國家電投、中國大唐和三峽集團、中國廣核、華潤電力、國投電力,以及地方國企。

                          以“海上風電引領者”為戰略的三峽集團控股子公司三峽能源(600905.SH)向貝殼財經記者表示,引領海上風電發展是黨中央、國務院賦予三峽集團改革發展的重要使命。在行業主管部門和沿海省份的大力支持下,截至2021年底,三峽能源海上風電累計裝機容量達到457萬千瓦,占全國市場份額的17.34%,位居國內第一,并儲備豐富的海上風電資源。未來,公司將聚焦沿海區域,持續加大資源儲備力度,穩步推進項目核準、建設和投產、運營,在規模、技術、標準等方面不斷突破,打造沿海最大海上風電走廊,推進海上風電項目集中連片規;_發。

                          “陸上風場的投資與海上風場完全不是一個概念,海上風電的投資額是劇增的,同時伴隨著風險劇增,要對項目整體進行投資的話民企較難承擔!睂O文軒告訴記者。

                          相較陸上風電,海上風電涉及的施工等環節更為復雜,也帶來了更多風險。

                          從事風電施工等業務的北京憧憬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其總經理黃聰告訴貝殼財經記者,海上風電屬于傳統水工領域,項目建設存在離岸距離遠,作業環境差,船機資源、船機質量參差不齊、缺少必要合規合理的監管等難點。他提出,從項目營運安全出發,需要更專業的營運船機設備,同時切實保障施工作業人員的安全。

                          遠景能源高級副總裁田慶軍也向貝殼財經記者提出,建議行業注重海上風電的可靠性。他表示,海上風電無論建設、運維成本都遠高于陸上,在高速發展過程中還是要關注效率和可靠性的提升,加強行業測試驗證能力建設。

                          平價元年,降本增效如何緩解補貼退坡痛點?

                          隨著國家補貼退出,海上風電2022年進入平價上網元年。對于業內而言,降本增效或將成為必然的發展路徑。

                          2020年1月,財政部、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家能源局印發《關于促進非水可再生能源發電健康發展的若干意見》,提出自2020年起,新增海上風電項目不再納入中央財政補貼范圍,海上風電由國家補貼調整為地方政府補貼;按規定完成核準(備案)并于2021年12月31日前全部機組完成并網的存量海上風力發電項目,按相應價格政策納入中央財政補貼范圍。在此之前,海上風電項目補貼約為每度電0.4元。

                          “縱觀我國海上風電的發展,一個較為明顯的特征是政策導向比較強!睂O文軒告訴貝殼財經記者,“十三五”期間,受國家高額補貼的刺激,我國海上風電行業迎來了快速發展,2022年即進入平價發展時代。孫文軒認為,雖然補貼退坡是必然趨勢,但對于海上風電而言,節奏仍然快了一些。

                          而對于“平價”的過分強調,也引發了業內擔憂。

                          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風能專業委員會秘書長秦海巖日前呼吁稱,我國海上風電尚不具備全面平價上網的條件,目前行業仍然需要各省提供包括補貼在內的一系列支持措施,“扶上馬,再送一程”,助推產業加快技術進步,走向成熟,在“十四五”末實現全面平價上網。

                          “海上風電建設成本趨于平價,甚至是更低的價格,造成短暫階段的市場畸形,市場呈現出一個行業內傾軋、低價競爭的態勢!秉S聰告訴貝殼財經記者,海上風電建設更應注重健康發展、良性循環。

                          對于風電企業來說,為抵消補貼退坡,降本增效或將成為接下來的發展重點。

                          田慶軍在采訪中向貝殼財經記者表示,補貼為風電行業技術進步和繁榮奠定了基礎。補貼取消對行業有一定影響,但近年來行業技術進步和模式創新非?,風電的度電成本下降基本中和掉了補貼帶來的影響,目前我國近海海域已經基本可以實現平價上網。

                          “三峽能源持續看好海上風電平價開發。隨著技術進步和產業化規;瘧,海上風電成本持續降低,將加速實現平價上網!比龒{能源向貝殼財經記者表示。近年來海上風電平準化度電成本(LCOE)不斷下降,根據國際可再生能源署(IRENA)數據,全球海上風電LCOE已從2010年的0.162美元/千瓦時下降至2020年的0.084美元/千瓦時。

                          中國新能源電力投融資聯盟秘書長彭澎告訴貝殼財經記者,國家補貼的退出必然將倒逼行業進行降本增效,路徑如風機大型化、國產替代等。

                          成本將自何處而降?

                          據孫文軒介紹,海上風電項目建設中,風機整機一般占據成本的35%至40%,其余成本包括與風電直接相關度偏低的運輸、吊裝、電纜、海工等環節。他告訴貝殼財經記者,雖然海上風電降本空間可觀,但難以一蹴而就,仍需長期規劃路線,風機整機的降本速度很快,但除此之外安裝施工等各個環節的降本還需要技術進步與經驗積累去實現。

                          三峽能源向貝殼財經記者表示,公司正聯合產業鏈上下游企業,通過規;、集約化開發,持續降低海上風電施工、運維費用,推動海上風電平價化進程。例如在設備方面,推動海上風電機組大型化,增大單機容量,風資源利用效率進一步提高,且目標功率所需風機數量隨之減少,采購、施工等方面成本得到進一步降低。在電能輸送方面,采用海上風電柔性直流輸電系統,有效降低電能在長距離傳輸過程的損耗,提高海上風電發電利用效率,增強海上風電可靠性、電網友好性、經濟性。在施工資源方面,推動海上升壓站集成化、模塊化和輕量化,投資建造海上大型吊裝船、打樁船等施工設備,提高海上風電施工能力和施工窗口期利用效率,節省建設工期,實現降本增效。在運維方面,打造海上風電專業運維團隊,利用信息化手段,開發更加先進的智慧運維方式,增強檢修水平及故障預判能力,提高運維效率。

                          另一方面,被行業寄予期待的地方補貼,據貝殼財經記者梳理,自去年以來已有廣東、山東與浙江三地推出。

                          廣東省于2021年6月發布了《促進海上風電有序開發和相關產業可持續發展的實施方案》,提出2022年起,省財政對省管海域未能享受國家補貼的項目進行投資補貼,項目并網價格執行廣東省燃煤發電基準價(平價),推動項目開發由補貼向平價平穩過渡!斗桨浮芬巹澋难a貼范圍為2018年底前已完成核準、在2022年至2024年全容量并網的省管海域項目,補貼標準根據并網時間為每千瓦補貼500元至1500元不等。

                          山東省今年上半年發布的《山東省2022年“穩中求進”高質量發展政策清單(第二批)》提出,對2022-2024年建成并網的“十四五”海上風電項目,分別按照每千瓦800元、500元、300元的標準給予財政補貼,補貼規模分別不超過200萬千瓦、340萬千瓦、160萬千瓦。

                          最近的為今年7月初浙江省舟山市人民政府發布的《關于2022年風電、光伏項目開發建設有關事項的通知》,該通知規定2022 年和 2023 年,全省享受海上風電省級補貼規模分別按60萬千瓦和150萬千瓦控制、補貼標準分別為0.03元/千瓦時和0.015元/千瓦時。

                          不過也有意見認為,相較此前的國家補貼,目前明確的地方補貼力度較弱。

                          “真正能幫助海上風電發展壯大的還是一個有利于可再生能源的電力市場!迸砼煜蜇悮へ斀浻浾弑硎,地方政府的財力畢竟有限,較難通過補貼對海上風電形成強力支持,而海上風電出力較為平穩,如果能以較高電價在電力市場進行售電的話,有望對項目整體運營形成保障。

                          海上風電未來:走向深遠海

                          目前國內海上風電以潮間帶、近海風場為主,而隨著潮間帶、近海機位逐漸飽和,走向深遠海將是海上風電未來的發展方向。

                          按照業內習慣,一般以水深大于50米為深海風電,場區中心離岸距離大于70千米為遠海風電。

                          《“十四五”可再生能源發展規劃》提出,結合基地開發建設推進深遠海海上風電平價示范和海上能源島示范工程。

                          三峽能源向貝殼財經記者表示,將來中國海上風電要繼續向深遠海方向發展,迫切需要解決“兩化兩創新”的問題。

                          “兩化”,指的是開發的集中連片規;、風電機組大型化。海上風電項目開發規模越大、風機的單機裝機容量越大,單位兆瓦的基礎成本就會被攤薄,海域占用面積也會減少,加之地方政府對用海審批的支持力度不斷加大,風機的運維費、升壓站和集電線路等設備費、施工費用等也隨之降低。

                          “兩創新”,指的是風機基礎的結構形式和風機安裝的方式創新。比如漂浮式基礎、重力式基礎、復合地基基礎、負壓筒基礎等新技術的研發應用,將為降成本提供最直接的解決方案。在風機安裝方式方面,具備更大吊裝能力、更多功能安裝船的研發、應用,可一次運輸、安裝多套風電機組及設備,實現運輸與安裝一體化,利用有限的施工窗口期完成多項作業,提高施工效率。

                          田慶軍也表示,深遠海場景的機組基礎、電力送出技術方案將成為機組大型化之后,海上風電的主要技術突破點,浮式基礎與高壓柔性直流傳輸技術是其中典型的技術路線。他同時提出,除了通過技術創新持續降低度電成本外,商業模式創新也是提升投資收益率的重要保障。

                          “目前的技術水平尚未達到對深遠海風電進行全面開發的階段!睂O文軒認為,海上風電尚屬于新興產業,深遠海風電則是這一新興產業的下一個篇章。

                          雖然距離商業化開發尚需時間,但業內各方的布局早已展開。

                          今年4月,金風科技(002202.SZ)宣布溫州市政府簽訂建設溫州深遠海海上風電零碳總部基地的協議,項目總投資額188億元,雙方將共同打造集研發、制造、工程、運維全產業鏈和集群化的世界級深遠海、大兆瓦、漂浮式海上風電零碳總部基地,實現風電漂浮式技術引領,拓展深遠海市場。


                        文章來源:新京報



                        《太陽能》 雜志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01-2011 京ICP備10214260號-2京公海網安備110108001472號


                        技术支持: 酷站科技 | 管理登录
                        seo seo
                        自拍日韩亚洲欧美中文字幕